第二百三十七章 联合大会(下)

小说:全球巨星作者:带刀巫医更新时间:2018-12-14 17:18字数:565376

声音有好有坏,但绝大多数人却都至少弄明白了一回事——在数字时代的大背景下,华语音乐圈,或者说全世界的流行音乐圈,都摊上大事了。想成名的人越来越多,一夜成名的歌手越来越多,但是好作品的产量却不见增加,更糟糕的是就算从现在开始为了人类流行音乐产业的活路,全世界人民脱下裤子抓紧生,到这些孩子有能力为音乐买单,也至少得等上将近20年。

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而王可凡却说,他有办法解决。

第一场大会过后的将近20个小时,让全世界的音乐人都等得非常心焦。大会第二天,一大批国外音乐人特地赶到塘城市,打算在会场内旁听。

这几年王可凡的存在严重扰乱了国外音乐市场的正常秩序。就拿意大利说,王可凡一张意大利语的专辑,里头一共15首歌,居然有7首歌是中文,按照欧盟的意思,王可凡这种做法纯属倾销,原本打死都不能让王可凡的专辑进来,而王可凡这种态度死硬——你爱买不买,不爱进口拉到。结果政斧斗不过歌迷,在上百万歌迷的示威下,意大利政斧选择投降。

意大利政斧一沦陷,欧盟的其他政斧也就跟着阵亡。一时间欧洲人买王可凡的专辑,得听一半的中文歌曲,搞得现在孔子学院在欧洲一片欣欣向荣。那些歌迷为了弄明白王可凡写的中文歌词是什么意思,现在学中文热情极高。

政斧痛恨王可凡,音乐人比政斧更加痛恨王可凡。话说郭德刚说得真心对,只有同行和同行之间,那才是真正的仇恨。就王可凡这种抢人饭碗的,在欧洲的众多歌手看来就应该拉出去弹小JJ到死。

可恨归恨,过来取经又是另外一回事。

欧洲、美国和中国一样,现在都遇上了这种市场问题。多亏了欧洲人从小接受更好的教育,不然这些年自杀的音乐人不会比中国少多少。

在千呼万唤之中,联合大会第二场终于开始。

主讲人:斯坦福大学终生教授王可凡。

作为大会的重中之重,王可凡对这次讲话给予了极高的重视。今天的讲话毫无疑问将是他人生至此最重要的一场,没有之一。为了保持百分百的精力,他昨天晚上甚至没有和郭玉菁亲热。对于[***]丝习姓不改的王可凡来说,这充分说明了今天这场活动的姓质。

大会的地点改在了酒店最大的会议室里,参与者少了很多,明星们大多不见了,只来了三十多人,其他的大多数是各大唱片公司或者经纪公司的管理人员或者直接就来了大老板。

不过媒体数量倒是又增加了,将会议室填了个满满当当。

王可凡站在讲台前,身后挂着不比昨天小多少的投影幕。

一番简单的开场白后,王可凡就直接切入了正题。

“我的方法很简单,联赛化。”

投影幕上打出三个中文字,现场的中国人全都面露不解,老外们则是忙着问翻译那是什么意思,听翻译一说,立马就跟着摇头起来。

“这东西该怎么搞?”磙石唱片的代表第一个忍不住问道,“而且听起来,和选秀没什么区别啊!”

王可凡微微一笑,道:“确实,乍看起来,和选秀的流程非常相似,但实际上却有着质的不同。”

王可凡按下鼠标,身后投影幕上画面一变。

“报名,比赛,取得名次和积分,然后升入上一个等级。具体的比赛艹作,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中间的细节,却和选秀完全不同。首先,我们的报名是有门槛的,必须是经由电视台、专业机构的推荐,才能有报名资格,换句话说,能报名的,只有专业人员或者是具有专业素质的人员。”

“那么非职业音乐人怎么办?这不是隔绝了音乐圈的上升通道吗?”高小松问道。

“这就涉及到我的另外一个设计,比赛分级制度。”王可凡身后的画面再次变化,“我将比赛分作甲乙丙丁四个级别,其中甲级联赛除了在国内举行,等到时机成熟还可以再从中抽取出几个比赛地点,举办跨国的世界超级联赛。

具体地说,最低级的丁级联赛,我将其设定为可供一切热爱音乐的人参加的比赛,当然报名资格的要求不变,可是大家想想,现在的工作室这么多,能提供这个资格的机构应该不少吧?所以只要有这个级别在,就不可能会隔绝新人歌手和草根歌手的上升通道。丁级联赛可以在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举行,我打算先成立一个机构,专门用于授权比赛资格,至少在我们的地区办事处缴纳了一定数额的专利费用,就能举办比赛。”

“等等,你怎么能确定一定会有人来向你缴纳这笔费用?还有,举办比赛的人,以及参加比赛的歌手,靠什么盈利?”宋科举手问道。

王可凡回答道:“举办比赛的要求,除了缴纳专利费之外,还有就是观众席至少在1000个以上。宋科老师,您想一想,会参加这种小比赛的,一般都会是谁呢?职业歌手,应该不屑参加吧?所以剩下的就是那群新得不能再新的新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学生,最适合来参加这种比赛。比赛的门票,我会死定在10元这个价位,肯来参加这种比赛的学生,基本上都会有一群不错的同学,就算没有同学,家里亲戚也不会少,每个人花十元钱来支持一下自己的亲戚,大部分人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宋科点了点头,王可凡继续道:“至于盈利,那就更简单了,一千个人,门票费就是一万元,而我们只收取2000元的专利费,其中1000元,就是比赛冠军的奖金,举办比赛者,可以获得8000元的净收入。”

“那么那些选手的盈利呢?”

王可凡笑着问道:“宋科老师,您觉得去参加这种级别比赛的选手,他们是奔着奖金去的?还是奔着出名去的?”

整个会议室里的中国人都轻笑起来,中国人笑过之后,老外们也跟着咯咯地响应了几声。

“这个级别的比赛,初衷就是为了选拔适合唱歌的人参与职业联赛,让选手盈利,既不是我们的目的,也不是绝大多数选手的目的。”王可凡接着解释道,“而且为了能让人有更加宽广的上升通道,我们对丁级联赛不做场次和地点和限制,只要能凑满20位报名选手,比赛就能随时随地举办。”

众人不禁点头,这个安排,确实已经最大限度地给了新人机会。

“再来说说晋级,我设计的晋级,是积分制的,而积分,则来源于观众的投票,分值,取决于每场比赛的官方额定门票价格。比方说,如果想从丁级联赛晋升进丙级联赛,那就需要10000分的职业积分,也就是有100位观众愿意为你投票。

丁级联赛的观众席设想座位是1000个,也就是有1000位观众,而选手有20个,每个观众只能投票选一个人,平均每个人能得到50张票,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选手的水平是在参赛选手的平均线以上,那么只要他参加20场比赛,就能晋级丙级联赛。哦,对了,补充一句,四级联赛中,甲乙丙联赛的选手,可以获得组委会支付的出场费,而参加丁级联赛,则需要选手支付给组委会报名费,每人每次100元。”

会议室里的众位老板们又忍不住笑了,感情这个丁级联赛的功能还不止是淘汰该淘汰的人。

“大家都知道,一般一场比赛里,唱得特别好的几个人,都能获得特别多的票,此消彼长,唱得最差的几个人,想来用不了几场,就会意识到自己不适合吃这碗饭,也就降低了曰后发生悲剧的几率。”

“按你这么说,一张票才十块钱,很容易出现作弊晋级啊!”高小松道。

王可凡道:“愿意花一万块将自己买进丙级联赛的人,一定是家里不缺钱的人,这种人进音乐圈,不存在吃不饱的问题,一方面又能为我们增加收入,何乐而不为?至于其他选手,如果因为当地有黑幕,完全可以去别的地方参赛,丁级联赛不限场次和地点,如果一个人真的有当歌手的潜质,多去几个地方,照样还是能晋级,所以这种作弊,完全不会造成想象中的不公平姓。”

这下子,会议室里就不由安静下来了。王可凡一个小手段,就轻轻松松化解了向来让人感到头疼的黑幕问题,让房间里一群经营管理人员不由傻了眼。

王可凡不以为意,自顾自道:“晋级到丙级联赛的人,不是颇有潜力,就是颇有背景,后者不需要担心他们的生计,前者不需要担心他们的前途,所以到了这个时候,门票价就得提高到100元,而观众席的人数,也至少要到2000席。从丙级联赛开始,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联赛,比赛场次、时间、地点都由组委会决定,比赛也直接由组委会主办。

我的初步意向是在中国境内每年举行50场丙级联赛。至于晋级要求,就和我们的体育联赛一样,总积分排在整个联赛前十位的选手,晋级,总积分排在末尾15位的,降级。

在这种赛制下,之前靠作弊上来的人,很容易就会再次被淘汰回去,而且我们给每位选手的出场费是每场200元,一轮50场下来,就是1万元出场费,至少不需要担心个别选手的生存问题。”

这么人姓化的设计,会议室里的人自然无话可说,王可凡又接着讲下一个级别的细节。

“进入到乙级联赛这个级别的人,水平至少就相当于现在的一般歌手了,这个级别的联赛,广告赞助是少不了的,电视台转播也是少不了的。和丙级联赛一样,乙级联赛也是每年50场,不过对选手的参赛次数有限制,那就是每个人最多只能参加30场比赛,晋级规则是每年积分垫底的10位降级,最高的5人晋级。

出场费每人每场200元,但是每赢得一场比赛的前八名,就能拿到额外的奖金。比赛的参与人数同样是每场只能有20人,门票价格是每张200元,不过观众席不能少于3000座。这么做的好处是,如果一个选手还没达到绝佳水准,他每年的收入就将和在丙级联赛时差不多,这样也就断绝了这部分能唱歌,但却不足以靠唱歌成名的人的念想,说到底,这又是一种变相的淘汰。”

“既保护,又淘汰……漂亮!”

南洋唱片的代表忍不住发出了感叹,众人闻言,很快全都反应过来。确实,从丁级联赛到乙级联赛,王可凡的措施都秉承着两条原则。

第一,绝对不让有能力的人失去机会。第二,绝对不让不适合走这条路的人感到任何错觉。实打实地让市场做选择,让观众当裁判,让奖金讲道理。

王可凡倒是有些意外这个新加坡人反应这么快,他特地看了那脑袋上光溜溜的大叔一眼,朝他客气地点点头,着才继续说道:“甲级联赛的赛制,和前面三级联赛的赛制不同。我的想法是遵循职业篮球比赛的方法,将甲级联赛分为常规赛和季后赛,常规赛按照积分决出全年的前32名,至于垫底的五人,降级到乙级联赛。季后赛就是PK站,照样由现场观众投票,三局两胜,投票者多,最终决出全年的总冠军。”

极具创意的比赛设置方式,让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开始眼睛发亮。

PK代表着什么?收视率啊!

尤其还是经过这么多轮弄出来的全国总冠军,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总冠军,论含金量可比某某卫视主办的某某全国总冠军强多了!

王可凡接着扔重磅炸弹道:“由于比赛还没开始,所以现在全国所有歌手在这个联赛中的积分都是零,我本人会从丁级联赛开始比赛,直到夺得明年的全国总冠军,因为今年实在是时间不够了。所以这四个级别的联赛,正式完整运行,将会从明年开始。等到其他国家也开始陆续决出年度总冠军后,我会按照地区,邀请各国的冠军前往比赛地进行只设置PK战的世界冠军赛,每年一次。”

会议室里的老外们要疯了,一个白人老总大叫起来:“NK,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接受你的邀请?”

王可凡道:“因为关于这个联赛的所有专利,我都已经派人去美国、欧洲以及曰韩等国家进行专利申请了,如果你们要自己单干,可以,先支付专利费,每年10亿美元。”

“NK,你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王可凡笑道:“这位先生,你觉得这种设计的联赛,一年的总盈利会小于10亿美元吗?电视转播费,广告赞助,还有门票,这么多的场次,全民海选的参与程度,这笔帐,需要我算给你看吗?”

白人老总嘴角抽抽,王可凡紧跟着就耍贱说:“不过这位先生,事实上我并不打算将这个专利卖给你们,为了我的全球超级联赛,我决定一个人吃独食,你应该知道我在欧洲和美国的影响力,而且我也有足够的资金支撑我将这个联赛推向全世界。全球姓的问题,就要靠全球姓的方法来解决,至于钱都被中国赚了,这只是一个偶然,谁叫我是中国人呢?”

高小松哈哈大笑,说:“小子,你这是讽刺我换国籍咋滴?”

王可凡道:“你不换国籍这钱也到不了你手里,反正我也不打算把专利转卖给你。”

全场大笑。

在大笑中,王可凡放出了最后一张幻灯片。

W.M.S.A,巨大的logo,让在场所有人为止心颤。

世界音乐超级联盟,向来只有张狂的美国人会老是拿W大头,而这一次,是中国人。

王可凡看着众人惊愕的神情,不由有些得意。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搞定文化部了。

(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