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月饼暧昧风波(庆中秋)

小说:枯草也有春天作者:柳月絮更新时间:2018-12-14 17:30字数:166390

柳府。

“沫儿,这是我的父亲。”柳蓝烟看着床上躺着的中年男子,皱着眉担忧道。

蓝悠沫闻言看向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他衣着华贵,看似深邃的脸庞上有黑气流动,一双浓眉也皱得紧紧的,额头冷汗直冒,双手紧拽住衣摆,将那衣摆拽地再无半分贵气的气息。

“我父亲因为施展强大灵力的时候被反噬,从此身受重伤,陷入梦魇,无法醒来。而在这之后,我和两位姐姐多次在私下请极为厉害的灵力医师来为父亲治疗,可是他们都无从下手。沫儿,如今你告知我,你能救父亲,那你真的有把握吗?”

蓝悠沫对着柳蓝烟展颜一笑,道:“蓝烟,你还不放心我吗?哎,没事了,蓝烟,你把你父亲扶起来吧。”

“好。”柳蓝烟答应一声,走到床边将柳温扶起。

随即,蓝悠沫手腕一翻,一条金色细丝线一头缠在她手上,而另一头则绑在了柳温的左手手腕处。

“这是绝脉金龙丝?!”柳蓝烟惊呼出声。

蓝悠沫并无回答,只是手指一颤,那金丝线便抖动起来,而柳温脉搏的气息也从金丝线那端传递到了她这端。

蓝悠沫眉头微皱,收回了金丝线,“这柳老爷的反噬果然厉害!蓝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父亲应该是受到了药王殿里饕餮的梦魇之术的侵蚀。”

听到这话,柳蓝烟神色一冷,一脸戒备地盯着蓝悠沫:“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饕餮的事情?!”

蓝悠沫噗嗤一笑,冲她摆了摆手:“蓝烟,你放心吧,我没有恶意的,这次帮助你的父亲虽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但我也是处于一片好心。”说着,她走到床边坐下,右手衣袖中的突然射出五条白绸,迅速绑上了柳温的双手、双腿和藏着心脏的腹肌上。

她指尖微弹,两枚带着蓝金色灵力的银针立即扎在了柳温的两处太阳死穴上,顿时,两枚银针上的蓝金色光芒大现,硬生生地止住了黑色气体朝着大脑蔓延的趋势。

黑色气体似是极不甘心,迅速向柳温的心脏和四肢扩散。

蓝悠沫勾唇一笑,呵,终于来了!

她右手一动,五道蓝金色的灵力光芒立即向绑在柳温身上的五条白绸射去。

两枚银针和五条白绸,以及上面虎带着的蓝金色灵力霎时令黑色气体不得动弹,只能停在原地,无法扩散。

蓝悠沫闭上双眸,口中轻念着咒语,而她的左手已经变成了蓝金色。

下一秒,当蓝悠沫睁开眼睛的时刻,她左手向柳温身上某处聚集黑色气体的地方抓去。当手心与黑色气体相碰的一刹那,她手腕一动,一枚带着龙纹的通体金灿灿的宝珠立即贴住了黑气。

“绝脉龙纹珠?!”柳蓝烟看着那枚金色宝珠再次惊呼出声,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金丝龙纹孕龙珠,这是世间至宝,她到底是何人?但不管她是何人,她只是我的朋友!

蓝悠沫衣袖一扬,那金色丝线再次出现,瞬间没入柳温的心口处,绑住了黑色气体。

“收!”蓝悠沫大喝。金珠瞬间将黑色气体吸入珠体内,金色丝线也一圈一圈缠上金珠,两金相呼应,形成一个大阵,彻底封印了黑色气体。

蓝悠沫伸出右手,那枚被金色丝线缠绕的金色宝珠飞快回到了她的手中,没入其体内。

她衣袖一收,五条白绸回到袖中,盯着床上盘膝而坐的柳温,她轻声道,“梦魇侵蚀之术已经解除,接下来,只需收针便可。”

蓝悠沫鞋尖微踏珍贵白玉石制成的地面,身上顿时腾起金灿灿的光芒,双手更是蓝金色光芒咋现,只一个呼吸,便将柳温太阳死穴上的两枚泛着蓝金色光芒的银针轻巧拔出。一时间,一股黑气从针孔处喷出,这是柳温体内最后的一股黑气。

而就在蓝悠沫收针之际,一抹类似于虚无的白色气体直追柳温心脏而去。

“嗯?不好!”发现了这异常,蓝悠沫大喝道。

她意念一动,右手的食指上陡然现出一枚有着鲜红色宝石小花的空间戒指,随即,一枚通体绿光的叶子迅速从戒指中飞出,逼近柳温心口。

说来也奇怪,那股白色气体在即将进入柳温心脏时,居然停顿了一下,发出“叮”地一声响。但当那气体继续前进时,后飞来的绿叶子将它吸出了心脏,漂浮在蓝悠沫面前。

看来情况有变。蓝悠沫在心中嘀咕着,随后隐藏了戒指。

她上前一步,右手食指和中指并齐,点在柳温胸前及心口处的三处穴道。当即,她手掌一拍,一颗白蒙蒙的珍珠般圆润的丹丸就被送进了柳温口中。

这事不可能这么简单!

蓝悠沫转身看向柳蓝烟,询问道:“蓝烟,你父亲中了‘梦魇之术’你还有何人知道?”

柳蓝烟摇摇头,道:“此时只有我、两位姐姐、小妹、一些医道高人知道,但他们已被抹去了记忆。当然,还有……谷主知道。。除此之外,便无他人知道了。”

“那这段期间可有什么人来柳府吗?”

“并无外人,就连府内的仆人丫鬟都没有接近这里。我们四姐妹只是向外谎称大姐身体欠佳,由此找理由暗中找医道高手来为父亲治疗。”

突然间,柳蓝烟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等等。好像,好像……”

“对了!药王谷的大弟子药安翊来过府内,但他是声称带了丹药前来探望大姐,故而前来。”

蓝悠沫闻言,眉头紧皱,沉思道:“看来,那药安翊的确有嫌疑。”她紧盯着柳蓝烟隐藏在白纱后的倾城容颜,似乎明白了什么?

“蓝烟,你的容貌可给那药安翊看过?”

“他应该没有看见过。”

“蓝烟,我不知你为何要用面纱遮住自己的容貌,但我想看看,不知可否?因为我怀疑药安翊极有可能是窥视了你的容貌,所以才演了这么一出戏。”

柳蓝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抬起右手,而指尖已触碰到了面纱。“无妨,沫儿,既然我们是朋友,我的秘密便是你的秘密,我们之间可毫无保留,所以蓝烟无需对你隐瞒什么。”话音刚落,柳蓝烟便拉下了面纱,一张倾城容颜瞬间落入蓝悠沫眸中。

一双棕墨色眸子如水晶般透彻,没有以往的极致冰冷,充满了柔和的暖意。而在右眸长长的睫毛下,有一滴泪珠般的青色滴形印记。一闭眸子,那印记便显露出来,但眨眼时,长睫毛上下翻动,便给那印记带来一种隐约的虚幻感。的确不愧是药王谷四大美女之一,虽这柳蓝烟的倾城容颜比起蓝悠沫还差得远,但也已经超过蓝倾黛、百里紫玥、林萱、洛小嫣这四人了。

“蓝烟,我记得,这青色滴形印记是……”后面的话蓝悠沫并没有再道出,只是脸上带着惊容。

“没错,在我们柳氏家族中,只有生命力濒临枯竭的子弟才会在右眸下方有这样的印记。沫儿,我希望你能帮我保住这个秘密,我还有半个月的光阴,这段时间,我不想让霖枫知道这里秘密……”

蓝悠沫走上前来握住她的手,道:“蓝烟,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迟早有一天会被他知道。其实,蓝烟你一直都深爱着药霖枫吧。”

柳蓝烟娇躯一顿,双眸竟泛起了点点银光:“没错,我的确还爱着霖枫。但为了他的幸福,我只能舍弃自己,只要他幸福就好。就算这个秘密迟早有一天会被他知道,恐怕那时我已经死了。我这一生,不为别的,只为他一人。既然大姐一直爱着霖枫,那我便可帮助他们二人成就一段美满姻缘,更何况我已是个将死之人。”

“蓝烟,你太善良了。这样的你,不会心痛么?”

柳蓝烟呵呵一笑,泪已落下:“心痛?何为心痛?的确,我与霖枫青梅竹马,是药王谷里所有人公认的一对璧人。也是为了霖枫,从小到大,我都以面纱掩面,因为我的容颜只能他一人欣赏。可是好景不长,五年前,我去到药王殿的一处我与霖枫的秘密之地找他,却发现他与大姐二人在那儿笑得甚欢。我本不以为然,想过去时,却发现霖枫墨黑的眸子居然变为了湛蓝,这是只有他动情时才会有的。那我才知道,霖枫他已经喜欢上了大姐。我黯然神伤地离开了药王殿,回到府邸闭门三天不出,正当我打定主意,准备当面质问霖枫时,却在梳妆之际发现了右眸下方的及其淡薄的青色滴形印记。

我们家族有一个传统,只要族中后代还剩五年光阴,那右眸下方便会出现这个印记。这次更甚,我在闺房中整整呆了十天,就连霖枫也在门外不断询问我是不是病了。沫儿,你可知我那时的心痛?于是我打定了一个主意,从今以后,我要改变性子,将自己变为一个冰冷无感情的人,面纱从此不再落下,即便是面对自己至亲至爱的人也亦是如此。就这样,在五年前到现在,我脸上的印记越来越清晰。”

“蓝烟。。。”蓝悠沫拿出一块手帕,想为柳蓝烟擦去泪水,但却被她反握住手腕。

“沫儿,答应我,半个月后我死了,请将我的遗体焚化了,因为我不想让霖枫知道这一切。”

柳蓝烟那种视死如归的话语着实令蓝悠沫震撼,她哽咽道:“好,蓝烟,我答应你。”

随即,柳蓝烟松开了蓝悠沫的手,接过她手中的手帕,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沫儿,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去药王殿了。”

“好,不过再等一下,我们得引出给你父亲下药的那人,待我布置一下。”

蓝悠沫双手一旋,一个和柳温一模一样的傀儡人偶立即出现在她身前。她在那傀儡人偶的心口处一点,之前的白色气体便进了心口,上面毫无她的气息。

“沫儿,你这是?”

“蓝烟,你放心吧。这是我的傀儡人偶,可以与你父亲一模一样,唯一的特点就是能够记录下发生的一切。”随后,蓝悠沫一挥手,一道蓝金色光芒快速包裹住了真正的柳温,只一个呼吸,他便消失不见了。

“这是我开创的一个空间,可容你父亲暂时住在这里,有上古秘宝保护,就算有帝王来了都探查不出一丝异样。而且那上古秘器的精气还会帮助你父亲恢复实力。”

“太好了,那父亲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了!沫儿,既然如此,我们便可前往药王殿了。”

“嗯,我们走。”两人再无多话,消失在了原地。

……

药王殿殿门前。

“站住,你们是何人?为何来到药王殿?”说话间,一个身着淡白色长袍的男子伸手挡住了蓝悠沫和柳蓝烟。

“是我。”柳蓝烟上前一步,手腕一翻,掏出了一块金闪闪的药王殿高层令牌,上面刻着一个“烟”字。

“原来是蓝烟小姐,在下失敬了,还请三小姐见谅!”那男子看到令牌,略一低头,但目光已转移到了蓝悠沫身上。

“这是我的朋友,她是我们柳家的大恩人,所以你不必见外。”

“是,蓝烟小姐,这既是你的朋友,那在下也会当她是朋友的。”

柳蓝烟答应一声,便问道:“谷主在吗?”

“回蓝烟小姐,谷主不在。”

“那太好了。沫儿,我们进去吧。”

“嗯。”蓝悠沫点头道。

“恭迎蓝烟小姐入殿!”

进入药王殿中,柳蓝烟道:“沫儿,对于刚才那人你大可放心,他是我们柳氏家族中培养的死士,现在为了保护药王殿才分配过来的。”

“嗯,我明白的。”

正在此时,柳蓝烟和蓝悠沫发现正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着一袭金丝勾边的白衣男子。

“该死!他不是不在药王殿中么?”看到那男子后,柳蓝烟转身就要离去。

可一个劲风刮来,柳蓝烟一转身,就直接撞在了那男子胸前。

“嘶~”柳蓝烟摸着额头,倒吸一口凉气,冷声道,“敢问谷主,这样骗人很好玩么?”

药霖枫勾唇一笑,伸出左手环住了柳蓝烟的腰,而右手已经捏住了她脸上戴的面纱边缘。

正当柳蓝烟欲要抵抗之际,药霖枫已经掀开了面纱的一半,露出了俏嫩的下颚,樱红的唇瓣,以及完美的鼻尖。而药霖枫整个人直接贴近柳蓝烟,他们俩的唇瓣只相隔一厘米左右,气氛十分暧昧。

“药霖枫,你快……唔~”还没待柳蓝烟说完话,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直接贴住了她的唇。

柳蓝烟急忙一闭眼,立即就想到了抗拒,她的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于是她便用舌尖抵着那软物,不让它进入嘴中。

“呵,烟儿,你也不看清楚这是什么就这般抗拒。”一个低笑的声音传入柳蓝烟耳中。

“嗯?”柳蓝烟睁开双眸,眨巴眨巴,终于发现那软乎乎的东西不是那某某人的唇。

“笨蛋,今天中秋佳节,本谷主又有美人相约,又怎能不赏赐给美人月饼呢?烟儿,如果你不吃,那可就是光明正大地与本谷主做对喽!”药霖枫说着,再次将月饼完柳蓝烟口中推了推。

柳蓝烟等了他一样,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怎么之前就没有看出来呢?就知道一直用谷主的身份压制我!

但是即便如此,柳蓝烟还是妥协了。

她撇开眸子,微微张口,将月饼给含了进去,却不料一只微凉却柔软的东西也同时滑了进来。

这月饼本就做的小巧精致,刚好一小口一个,而现在滑进来的又是什么呢?

柳蓝烟微撇了一样药霖枫,却发现他墨黑的眸子居然涌起了一股湛蓝之色,而她口中滑进来的东西居然就是那厮的一根手指。

这一举动吓得柳蓝烟赶紧松口,用舌尖抵着,将药霖枫的手指送了出去。而当她合上小口时,齿间不小心划破了那月饼,顿时口中清香四溢,一抹银白色液体顺着她的右嘴角溢下,看上去就像恋人之间吻过后遗留下来的银丝,极为诱人!

此时正盯着柳蓝烟看的药霖枫,墨黑的眸子已经完全变成了湛蓝色。

两人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暧昧的意味。

“呃……那个,别秀暧昧了,我还在呢!”

---※&※ 蔷 ※&※ 薇 ※&※ 盛 ※&※ 开 ※&※ 的 ※&※ 季 ※&※ 节 ※&※---

亲们,抱歉啊。由于学业问题,絮儿一直很忙,以至于无法更新文文。

今天是中秋节,絮儿特地从舅舅家赶回来找底稿更文,无奈路上花的时间太多了,这么晚才更了一章。不过这一章也有很多了,不就是暧昧戏码吗?Q上好友冰儿一直都吵着要看暧昧戏,今日一章中虽然不多,但也还不错了。

感谢各位长久以来的支持(虽然支持的人不多,不过这也是絮儿更文不及时的原因),感谢各位容忍絮儿更文的龟速,感谢总是有些亲能过在不同时间站出来鼓励絮儿。这些一切的一切,絮儿明白,虽然絮儿一天不能更文很多章,但每一章都有四五千多个字,应该能跟得上那些每天更文章节多的作者。

好了,其他不多说了,最后一句话(虽然有点晚了滴说~):祝亲们中秋节快乐!吃月饼吃出幸福来!赏月赏出完美来!看絮儿今日更新极少章节的快乐来!

祝福我们共同进步!(不论是学业上还是工作上)

亲,由衷感谢!由衷祝福!由衷……(某絮:艾玛,偶泪飚了!真滴滴说~o(≧v≦)o~)

PS:下文还有暧昧戏哦~

【下文敬请期待】※☆蔷※薇☆※ ▂▃▄▅※絮※儿※首※发※▅▄▃▂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 〗

〖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