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刺杀(下)

小说:大航海时代作者:古堡更新时间:2019-01-22 11:13字数:616996

第两百五十四章 刺杀(下)

b1accat不是没碰到过这种事情,在马赛一些高级的风月场所,也会有玩情趣这种高档的服务,然而今晚的遭遇绝对是他平生的第一次。

好酒好菜伺候完毕,又是一段jī动人心的yan舞,那充满东方神韵的舞姿是欧洲其他任何一处都不曾见过的。

当b1accat被撩得心火难耐的时候,那身材火辣的舞娘却犹如轻快的精灵飘然而去。

房间内若隐若无的白烟让空气中弥漫着yin糜的味道,患得患失的感觉挠到了心头最痒处,房间内空无一人,短暂的宁静让早已被撩起yu火的b1acnetbsp; 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怡人的hua香随着脚步声的到来扑鼻袭人,b1accat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正剧烈的跳动着。

一个门g着白色纱巾的女人走了进来,在她进房门的时候,房门被轻轻的关上。

随着裹在面部的白色纱巾缓缓落下,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1ù了出来,碧眼红,微微抿起的红net极富rou感,完美的身段洋溢着阵阵热流,b1accat只觉得一股热气从下身勃然而起,大有不可收拾之势。

早已按捺不住的b1accat迅的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一个箭步将yù人揽入怀中,鼻孔急切的喘着大气。

仿佛被他快的身手惊吓到了一般,怀中地yù人显得有些慌1uan。 娇滴的脸庞上一抹红霞,唯有一双妖魅般的眸子不停的闪动着。

“你是个吉普塞人?”b1anet的托起yù人的下巴。

“是的,官人!”美人娇滴滴地望着b1anetbsp; “官人?!”b1accat微微的皱起了眉头,ji女竟然叫嫖客“老公”,这可真是个新鲜事。 不过他随即想通了,这样地称呼正是这个地方的特色,所谓的远东风韵。

“吉普赛女人是ji女。 男人是xiao偷”这在欧洲是一句众所周知的“真理”。 b1accat还是第一次碰到要hua这么大价钱的吉普赛女人。 要知道,在其他的港口。跟一个普通的吉普赛女人上一次netg只要几百银币就够了,容貌好地最多也就几千块。 真是没想到原本满地都是的野jī,到了这个港口竟然包装成这样的金凤凰,b1accat就不得不再次佩服了下这家ji院老板的手段了。

想归想,他的手早已在美人的身体上上下游走,而且由于之前被憋上了一气,此刻早已忘记了什么怜香惜yù了。 很快的,怀中的美人也开始呼吸急促了起来。

b1anet舌来宣泄他地热情,轻轻撬开美人的皓齿,两个滚烫的舌头顿时jiao缠在了一起。

“先不要急呀,官人!”吉普赛女人轻轻的推开了眼前这个早已疯狂的男人。

“干吗?”b1accat早已失去的昔日地冷静,此刻的他就犹如饥渴的猛虎盯着一只站在自己眼前抖的féi羊一般,双眼通红,鼻孔里粗气直喘。 做为刺客,他绝对不是最顶级的,就比如现在,如果有人偷袭他的话,那刺杀将变得容易了很多。

“我们这里的姑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您不想试试吗?”吉普赛女人言语间有些断断续续。 因为身边的这个男人正在用力的netg部,粉红地蓓蕾被男人用手指紧紧的捏住,酥麻与疼痛阵阵地传入了脑中,这样的快感快让女人几乎失去了自我。

“特长?你精通舞蹈?唱歌?还是......**?”b1anet,全身的mao孔都兴奋了起来。

“这些我都会,嗯!那个......**......不太会!”美人那娇滴滴的样子,更加jī起了b1anetbsp; “前面的那些我现在没兴趣,后面这个你可以在我身上好好练习下!”b1anet笑着望着这个吉普赛女人。

“我......我擅长占卜,我可以为您预言,之前的客人也说我算得很准。 ”吉普赛女人言语间透着无比的自信。

“占卜?这种无聊的事情。 你竟然也拿来当前戏。 我可不觉得这种事能增加什么情趣。 不过我倒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算一下?”b1anetbsp;“你可以算看看,老子一会是从你前面进去呢?还是从你后面进去?”

嘭!女人被丢在了netbsp; 啊!一声撩人的呻yín声响起,画舫上供客人享乐的房间,灯被熄灭了......

数个xiao时后,b1anetg上爬了起来,画舫外微弱的灯光照在身边的美人洁白的背部。

b1accat很满足的舒了一口气,“很好,很爽!”之类满足的感叹在脑海里不断的涌现。

“等这事了结了,我早晚还会再回来的!”b1accat意犹未尽的mo了mo女人光滑的背部。

穿好了衣服,抖擞下精神,b1accat离开了房门,消失在了夜色中。

“先给钱再上”是这里的规矩,因此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当然,也是没人有兴趣知道。

在离开后不久,netg上的女人缓缓的爬了起来。

“那位大人说得没错,男人果然都喜欢害羞的女人,下次要不要装得更嫩一点呢?”吉普赛女人自言自语道。

“以前接一个月的客都没现在接一次客赚得多,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看样子我应该把妹妹也接过来这里。 ”吉普赛女人满脸地知足。

“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高chao了,真是可惜,这个人竟然快要死了!哎.......”

尽管客人没有要求,这位吉普塞女人还是偷偷的为今晚的客人算了一下命。

b1accat缓缓的在总督府的高墙上匍匐前行,眼光从房顶上和一些不易注意的角落上飘过,找到了一处灌木做为落脚点,这位老道地刺客轻轻的往下一跃。 落在地上时竟然没有出一丝声响。

卑尔根地总督府很大,房间也非常的多。 不过b1accat还是很清楚自己的方位。

至于一些暗哨的位置,他也是知晓的,不过出于谨慎,在潜行的过程中,这位刺杀者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情报上显示,目标人物休息地地方是在总督府的后院,那里的警备力量是外人无法探知的。 进入后院,一切就要靠自己的经验跟反应能力了。

事情进展得相当的顺利,顺利到b1accat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然自己对于能顺利的完成任务的自信从来没有动摇过,然而自己这么快就潜到了目标休息地房间前面,b1accat还是隐隐的感觉到一丝的心虚。

眼皮又一次不安分的跳动着,危险的征兆若隐若无的在心底浮现着。

“果然是个龙潭虎穴!”b1accat全身都开始躁动了起来,这兴奋感就好像适才在ji院即将突入时地刺jī感。

b1anetbsp;借着光与暗的反差,掩饰着自己的行踪,天就快亮了,这是刺杀最好的时机,他给自己定下了三分钟完成刺杀过程的计划。

是的,自己在前面布的那些疑阵也快挥作用了。 很快,总督府就要hún1uan起来了,在这之前,一定要解决那位卑尔根总督,然后再乘着hún1uan离开这里。

b1accat定了下心神,将那把淬毒的匕握在了手上,缓缓的朝着总督休息室潜行了过去。

好运气,这个总督地窗户是半掩地,这让b1anetbsp;“在那!”b1anetbsp; 心头突然一紧。 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油然而生。

潜意识里已经在提醒他快点离开这里了,然而眼前这个多次未得的猎物近在咫尺。 却让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放弃。

庭院内暗处的几处细长的呼吸声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虽然他们还没现自己,但是一会想要从这里脱身,恐怕这些躲藏在暗处的家伙绝对是自己最大的麻烦,这次的刺杀绝对是九死一生。

如果是以前,这样的youhuo也不足以动摇b1anetbsp; 自以为铁石心肠的b1accat意外的意识到,自己要完成任务的决心早已过了死亡的威胁。 也许是为了报恩,也许是做为刺客的执着,b1accat已经没有时间去深究了。

只要一刀,那个昏mí得一点反抗能力的家伙就会一命呜呼了,到时候如果自己真的要不幸死于此,那就是天意了。

b1accat以不可思议的动作跃入了半掩的窗户,这一系列的动作非常的完美,完美到隐瞒过了院内隐藏的那些人。

“死在昏mí中,倒是便宜了你!”b1accat心念一动,身体已经高的朝着目标飞去。

整个人几乎离地一般,犹如一根离弦的利箭朝着netg上的人突刺而去。

就在离目标仅有一步之遥,b1accat突然现目标动了起来,而且是以自己事先无法想象的度动了起来。

netg上那位一直背对着他的人仿佛早已知晓他的到来一般,迅的一个翻滚。

b1accat也是反应极快之人,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清楚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圈套,既然是个圈套,目标人物肯定不在这里,既然目标人物没在这里,那么逃离此处是最英明的行为。

b1accat在此刻充分展现了他做为一个一流刺客的素质,他甚至连netg上之人的样貌都没看清楚,便急的转变了运动的方向,迅的朝着窗口飞奔而去。

他知道,如果给外面的人做好准备,那今晚自己就要命丧与此了。

“这就想走了吗?”身后那位刚躲过自己致命一击的家伙开口了。

b1accat仿若未闻一般,人早已到了窗口,啪!一声枪响,一颗高的子弹直射b1anetbsp; 仿佛事先预测到子弹的轨道一般,b1accat竟然提前一xiao步转动了一下头部,仅仅是一个细xiao的动作就让这颗致命的子弹仅仅从b1accat的脸颊擦过,留下了一道醒目的血痕。

咦?开枪之人仿佛不相信自己会失手一般,忍不住的出了一声惊叹。

院子的灯被打开了,b1accat此刻站的位置则成了灯光的jiao汇处。 与来时不同的是,门外多出了二十几个手拿大马士革刀的警卫,看那架势就知道这些人不是庸手。

然而b1accat知道,这些并不是全部,暗处那一根根瞄准他的枪杆才是最致命的,而且这里面还有刚才向他开枪的那位神枪手。

“你逃不掉的,说出你幕后的指使!”身后那人再一次开口。

“哈哈哈哈!就凭你们也想杀我?”b1accat放声大笑,这是他第一次暴1ù在如此显眼的地方,虽然成功率微乎其微,b1accat知道自己未必没有机会逃离此处。

对方想知道自己幕后指使,那就是今晚最大的生机。

“要杀你的不是他们,是我!”身后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下,b1accat的脸色登时大变,以快为终极手段的刺客自然清楚身后那人用了多少时间从netg上站到了他的身后。

不要将自己的背部暴1ù在敌人的前面,这是刺杀的第一守则。

如果不是他刚才太急着想逃;如果他刚才下定决心跟房间里的人殊死一博;如果不是自己被对方言语nong得一时的松懈;如果自己身体状况再好点.........

b1accat不可思议的望着从自己背部刺穿自己身体的那把长剑。

这位双眼瞪大,满脸不甘的暗杀者转过了脑袋,临死前终于看到了杀他之人的样貌。

奥格瑞姆,西班牙剑圣!b1anetbsp; “放心吧,弗朗西斯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奥格瑞姆在他的耳畔低声道。

b1accat顿时觉得眼睛一黑,骨子一阵寒冷,对方竟然也在剑上淬毒,而且,他们根本早就知道自己的幕后主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