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可惜

小说:天罚作者:刑天文更新时间:2018-12-14 16:33字数:410649

  听到伊利拉以中山人最崇拜的狼神马瑞扎为名义起了誓,郭烈露出了笑容,但心里却抹了一把冷汗。要知道,杀死一个人容易,降服一个人难,如果要降服的是一个敌人,那就难上加难。不过,郭烈心里也清楚,伊利拉此时所发下的誓言是形势所逼,并非出自真心,也还存在不稳定的因素。想要真正、彻底地让他对自己心服口服,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伊利拉,如此说来,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奴仆了?”郭烈饶有兴致地看着伊利拉,猜测着他究竟知道多少狼堡的秘密。

  “是的,我的夏康辉大人,从这一刻起,您就是我最崇高的主人了。”伊利拉谦卑地垂首回答。

  郭烈看到了他如死灰一般的面色和那双失去了信仰的迷蒙眼睛,知道他内心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煎熬。不过,郭烈一点也不可怜他,这是他作为敌人必须付出的代价。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谁都要随时做好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在伊利拉的眼里,郭烈是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大存在,但郭烈自己却十分清楚,之所以对手眼中的自己强大无比,并不是自己真的那么强大,而是因为对手太过弱小。况且,郭烈对争霸和战争之类的事情兴趣缺缺,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因缘巧合把他一步步推过来的。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无非两件:第一,寻找到失散的父母;第二,把白悦解救出来。

  对于解救白悦一事来说,郭烈的敌人是天罡子,以及天罡子背后的二皇子一方的势力。相对于这个敌人来说,郭烈的力量简直像蚂蚁一样弱小,连爬上台面的档次都不够。这还不是最坏的一种情况——起码还可以仰望着那张高高在上的台面,总有一天能够爬得上去,获得争斗的资格——最坏的情况是连台面都不知道在哪里,想要爬都无从爬起。就像解救父母的那件事,可能会涉及到仙道十派当中最为隐秘的九天悬浮宫的实力,而郭烈现在连九天悬浮宫在哪里,有什么样的高人存在都完全不知,就更不用提及其他了。

  实力,郭烈最缺的就是实力。不论解救白悦还是寻找父母,都必须以拥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

  不过,就连郭烈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修真道路上拥有深厚的福缘,先是被虢先生传授了紫云诀,又经历奇遇,被冰火霸尊传授了冰火诀。要知道,紫云诀和冰火诀都位列天地大道,其中所蕴含的潜力几乎没有尽头,一人坐拥两项,运道之好简直令任何一个修真者眼红。但这也并非全是好事,天地大道,博大精深,虽然潜力无限,但修炼起来也格外困难,每跃升一级都要经历常人难以想像的磨难。郭烈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从壮力级跃升为煅筋级,他并没有耗费太多的精力,好像只是闭门苦修了几个通晓,一下子就领悟了。但自从达到了煅筋级之后,虽然又经历了多次磨难,对真气和法力的控制也在磨难中得到多次提升,但却丝毫没有摸到炼骨级的迹象,好像炼骨级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巅峰一般。

  郭烈叹了一口气,把思绪收回。饭要一口一口吃,事也要分轻重缓急,修真的路途漫长曲折,总要一步一步地去走。现在横亘在郭烈眼前的难题,并不是修真方面的问题,而是如何把狼堡的事情善后。虽然现在已经算完成了任务——所有粮库都已经被占领,可以随时点燃——但对郭烈而言,只有把手下兵士尽可能多地带回帝国,才算真正完成了任务。

  现在,巴力新已经捏碎了求救的传讯法晶,中山大军随时可能杀至,想要全身而退都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遑论把一千多俘虏押送回帝国了。

  “该死的四皇子,变着法地玩我,不玩死不算拉到!你等着,只要玩不死我,我总有一天要玩死你!”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两句之后,郭烈开始琢磨起现在所面临的难题了。

  “伊利拉,见过这东西吗?”郭烈拿出巴力新捏碎的那块法晶,扔给新收的奴仆。

  伊利拉明显一怔,说道:“见过,这是千夫长巴力新的求救法晶,捏碎之后会立即向中山王传递求救的讯号。”

  郭烈注意到,伊利拉看到法晶已经破碎的时候,眼中竟然闪现出一丝欣喜的神色,似乎在为狼堡即将被中山军抢回而感到高兴。并且,如果他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死去,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很好的结局了。

  郭烈冷冷一笑,说道:“对你来说,死亡是一种彻底的解脱和灵魂的救赎。但是你放心,你是我的第一个奴仆,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快就死去呢?”

  伊利拉从心底泛起寒冷的感觉,对这个比自己年轻十多岁的敌人,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阵长,听说刚才有敌人要刺杀你!”石虎率领兵士火烧火燎地赶了回来,“刺客在哪?看我不一刀给他砍成三段!”

  郭烈奇道:“不是一刀两段吗,你怎么一刀能砍成三段?”

  “从大胯那儿横着砍,上半身一段,两条腿两段,一刀三段!”石虎挥刀凌空一斩,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刚才一个俘虏造反,我正好拿他试刀,砍了他一个一刀三段!不过,这一招还有改进的余地,你把这个刺客交给我,我再砍一刀试试。”石虎一指伊利拉,把大刀抡了起来。

  伊利拉心里又是一阵恶寒,都说中山国人最为骁勇善战、悍不畏死,怎么这个夏阳帝国的家伙比中山国人更加残暴好斗,一副杀人没够儿的架势。

  郭烈笑着摆摆手:“伊利拉已经以狼神马拉瑞扎的名义起誓,成为我最忠实的奴仆了,这一刀你还是找别人试去吧。”

  石虎一愣,悻悻然把刀收到身后。看到副阵长垂询的目光,几名兵士把刚才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又指了指一地碎冰块。石虎点点头,再次对自己的上司深藏不露的修为感到震惊。换做自己的话,把一个人剁成一地碎块儿,恐怕得剁一个时辰。

  此时,一名亲兵把伤亡和俘虏情况统计完毕,向阵长、副阵长做了禀报。经过刚才的一番恶斗,郭烈的手下阵亡了三十六人,还剩下一百六十多人,这其中还包括十几名因重伤而失去战斗力的兵士,所以现在有战斗力的兵力只有一百五十人。附录方面,入狼堡之后抓了一千六百三十三名俘虏,巴力新率领三百多人杀出来之后,经过一番恶斗,击毙了大半,小半被俘虏,现在一共有将近一千八百名俘虏。

  “一千八!”石虎一咧嘴,“这么多俘虏怎么往帝国押运呀,还不如杀了干脆。要想证明咱们杀了多少敌人,把人头带回去也就行了。”

  郭烈皱眉不语。

  实际上石虎所说不假,割头领功是最稳妥的做法。但郭烈心里实在是不愿意那么做,还是那句话,过于残暴肯定要遭天谴的!面对手拿兵器的敌人,用多凶残的方法去杀死对方都不过分,但面对一群猪一样呼呼酣睡的俘虏,他实在举不起屠刀。

  郭烈暂时把俘虏的问题搁置,问道:“仓库里的粮草物资清点清楚了吗?”

  “大小仓库一共八座,四座存放军粮,两座存放马料,一座存放兵器弓箭,一座存放军饷。由于时间紧迫人手有限,只进行了最粗略的清点,军粮大概可以供二十万大军吃上三年,马料可以供十万战马吃三年,兵器可以装备一支十万人的军队,弓箭数不胜数,支持几次大型战役没有问题。”

  听到这样的禀报,郭烈和石虎都倒吸一口冷气,面面相觑。他们知道狼堡内物资丰富,但没想到丰富到这种令人惊骇的程度。难怪中山国毅然向夏阳帝国开战,原来战争的物资准备工作做得如此充分。

  “军饷有多少?”郭烈尽量压制住心中惊讶,神色平静的问。

  “一共十箱银元宝,每一箱都是一百锭五十两的大元宝,共计五万两白银。”

  郭烈撇撇嘴说:“军饷倒真是不多。军纪如何?”

  “阵长放心,没有一名兵士私自把一锭元宝揣入怀里。”

  郭烈放下一桩心事,点头道:“跟着我,肯定不会让你们受穷,但所有战利品必须全部上缴,由我和石副阵长商议之后再做分配。敢私自贪污战利品的,不论多少,一律杖责五十,贪污所得尽数罚没;贪污数量大的,态度恶劣的,斩首!”郭烈知道,历史上很多战力卓著的军队,都在军纪方面存有污点,大部分军队的溃败也都是从军纪涣散开始的。所以,从一开始郭烈就十分强调军纪的重要性,在多个场合三令五申,终于取得了实效。

  那名兵士禀报完毕之后问道:“这些粮草物资,如何处置?火把已经准备好了。”

  “这么多粮草物资,一把火烧了实在是太可惜了。”郭烈颇有些不舍,看着石虎说。

  石虎笑笑,说:“这么多东西,带也带不走啊,顶多把那十箱军饷带回去,再让弟兄们各自挑选些趁手的兵器装备,剩下的只能烧掉。而且这事得尽快,迟恐生变。”

  郭烈点点头,正要痛下决心,下达准备放火的命令,一个兵士突然跑过来禀报说,他们从巴力新冲出来的那条秘道向下探索,在狼堡深处发现了一个密室,其中一张桌子上还刻画着奇怪的图案。

  “一定是个法阵,快带我去看看。把放火的准备工作做好,等我查看完这个密室之后再做决定。”说罢,跟随兵士的步伐,走进了那条深邃幽暗的秘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