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九章 死不认账 [vip]

小说:血的起义作者:舔啥饿童更新时间:2019-01-22 10:56字数:394381

周宏直接走到了周伟旭的身旁,在主席的耳边诉说着什么,两人之间有了几句的交谈,然后周宏站直身体在演播厅内扫视……

此时此刻,主持人已经示意摄像师直播可以开始,张口道:“那么有请我们的周议员为我们做致辞……”

周伟旭向着主持人看了过去,目露凶光,在肖肆的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漏出自己的锋芒……

周宏寻到肖肆的位置后,面无表情的带着人赶了过来……

肖肆与大大和尚目光不断的交流……

大和尚似是在说:“我要看戏!”

肖肆努力用眼神回应:“你不该替我讲道理吗?”

大和尚似是真的能掐会算,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手中摆弄着那串佛珠,开始念经起来……

“大和尚你要保佑我呀!”肖肆最后说道。

几个呼吸的功夫,肖肆已经被人群包围住了……

周宏大声喊道:“无关紧要的人都离开!”这一声大喝惊走了周围的所有人,可是,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大多数人更是好热闹的人。

肖肆没有理会周围的动静,把两只脚摆在桌面上,磕着手中的几粒瓜子……

周宏愤怒的喘着粗气,问:“肖肆,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该来的总会来的,肖肆准备好了怎么去应对这件事,他说:“昨天晚上我去酒吧喝酒了,还碰到了周公子,你怎么忘了?”

周宏厉声喝问:“我说的是你从就把离开一直到今早回来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

肖肆开始了流水叙述……

“昨天我从酒吧出来以后在大街上闲逛,这段时间好声音参赛着云音可以作证,我们走呀走,走呀走,从从路边跳出了六个打劫的,我护着云音让她先逃,却始终一人打不过六个人,我重伤至下晕了过去,今早醒来被林小山寻到,这才回来……”

肖肆这一番叙述有真有假,只是略过了其中最主要的部分……

“有人作证,在你回来的身后身上有血迹,你怎么解释这件事?”周宏仍然在质问着肖肆。

“打劫我的人留下的鲜血……”肖肆解释。

周宏道:“我也不认为你会承认,但是,你作为最大的嫌疑人,我作为撒市中心军的统帅,我有责任收押你……”

肖肆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道:“别扯犊子!老子没犯法,你能把我怎么滴?”

“无礼!”护卫队中有人实在是看不惯肖肆的这一做法,上前就要擒住肖肆。

肖肆心中冷哼,口中道:“去你妈的,别碰我!”一脚踏在那人的胸口上,自己则接着反冲的力量向后飘落,正落到了演播室舞台的正中央……

舞台中央处,的主持人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

肖肆在空中一个翻转,干净利索的落地,发现身边有一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主持人,笑了笑道:“这里要打架了,姐姐赶紧躲起来呀!”他的双手轻抚主持人的腰肢,让她转身,然后轻推了她一下,美女主持人如梦方醒,赶紧躲了起来。

护卫队的人再一次把肖肆围在了舞台的中央……

铁郎锋一瘸一拐的奔到了周伟旭的身旁,问:“这是什么意思?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之前,就抓我的人吗?”

周伟旭面无表情,道:“这是撒市内的法律,铁的规定,任何人都必须遵守,维护联盟政府至高无上的权益……”

“好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肖肆心道。

灰竹、小二黑等人就要冲上前来协助肖肆。

肖肆摆出手势,制止了灰竹等人的举动,道:“护着我的夫人们,别让乱飞的东西砸到她们娇嫩的脸蛋儿!”

肖肆摆出一副自己完全可以应付的样子,而灰竹等人也完全相信肖肆有这个实力。

在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准备斗殴的人群上时,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直播的系统正在运行,摄像头正在不断的记录着舞台上发生的事情,并且实时的转播,信号无差别的传递到十二个人类聚居地……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全世界的人类都在看着这一场打斗……

“这是作秀吗?”当然会有人这样想,二十年来电视台都是播放着什么议会这样活着那样的利于整个人类的决定,反应的都是各个地区人民的幸福生活,一旦出现这样的现场直播,一个人与数十个护卫队人员打斗的场面,怎么能让人怀疑?

“联盟翻拍以前的警匪片吗?”有人想到,就是警察抓盗贼之类的。

在偏远的小村庄处,一个用着落后信号接受仪器的老汉,把信号传递到巴掌大的一个显示器上,他正在向着周围的小孩子们解释:“当年我看过一部叫做‘叶问’的片子,联盟肯定在翻拍那个经典动作电影!”

无数在观看直播的人在揣测,并且观看的兴致勃勃……

肖肆左右分开双脚,呈现出标准的马步形态,双手放松的分开,呈现出太极里面的白鹤亮翅的姿势,道:“我要打十个……”

肖肆的身体似是一个跑道一样,在跑道内部则是有着无数的猛虎饿狼在狂吼着奔跑,那是肌肉的颤抖……

自从每天练习音家的炼体十式之后,肖肆感觉自己的周身肌肉群体正在发生着改变,似是哪一种不吐不快的活力……

在今早晨的战斗中,肖肆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似是因为战斗而欢快一样……而自己再次经过识海中的领悟之后,肖肆对于身体的反应更加的明显……

战斗打响了,护卫队的人员一下子冲向了肖肆……

在这么一瞬间,肖肆感触到自己身上同时有三拳两脚会触碰到自己的身体,他也能够感清晰地感知到对方每一招会攻击在自己身体的什么位置。

肖肆的身体在这一瞬间放松了下来,身体似是水流一样安静了下来……

暴风骤雨之前通常是极度的宁静,肖肆的身体肌肉群安静放松了下来,正意味着强有力的攻击即将开始……

护卫队的拳脚落在肖肆的身体之上,就似是陷入进了棉花团一样,毫无着力点……却正当大家力量接近劲头的时候,异变升起……

肖肆的体内似是有无数爆裂的气流攒动,那些与他身体有过接触的人各自惨叫了几声……

攻击肖肆的手臂和腿无一例外的呈现出一个奇异的角度,任谁看到之后,都明白已经出现了骨折……

肖肆摊开手,轻声道:“还有谁?”他这一手着实很惊人……

未见肖肆的脚步一点的晃动,也未见他的手臂有任何微笑的动作,肖肆在这转眼间把五名护卫队的人员废了手脚,已经近乎于妖了。

炼体十式中反复锤炼身体肌肉群的原理,即是使肌肉群一松一紧,刚才肖肆也正是用的这一松一紧废掉了攻击者的手脚。

肖肆明白,这一松一紧即是技击的要领,能够运用的越好,爆发力就越强……

以前的肖肆出招之时,只是调动周身肌体协调应对,发挥最强的力量,然而,力量最大却不一定意味着攻击力效果最好……

什么样的攻击效果才是最佳?

难道站着不动手脚,瞬间废掉五个人的进攻方式不是最佳吗?肖肆笑了。

护卫队的人仍然不肯死心,冲着肖肆再次发起了一次进攻……

肖肆胜似闲庭信步,在进攻的人群中间串花而过,凡是触碰到肖肆身体的人,都哀嚎着倒地,或者是手或者是脚,要么是骨折要么是脱臼,完全没有一合之敌……

刚刚的肖肆,就是以另一种方式练了一遍炼体十式而已,在肖肆的手里,这炼体十式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周宏在旁毫无表情的看着这些,只见他一摆手,又有更多的护卫队人员冲了上去,似是不因为之前倒下的队友而产生任何的心里波动……

中心军的人护卫队人员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然而又有源源不断悍不畏死的继续往前冲……

肖肆有些烦躁,指着周宏道:“你为什么不敢上?怕死吗?”

周宏一摆手,护卫队的人员全部退了下去……

肖肆大喊:“不是我想打呀!实在是他们冤枉我呀!总理大人,刚刚你还说欣赏我来来着呢!帮我求求情呀!让你的宝贝儿子放我一马呀!”

就是以周伟旭的城府,也承受不住如此的调侃,胸腹间的起伏明显增加了幅度和频率……

铁郎锋低声对周伟旭道:“事情非要道无法挽回的程度吗?”

周伟旭仍然还是刚才那句话:“必须要依法办事!”

周宏飞身上场,做格斗姿势,双脚前后分开,双臂一前一后成直线对着肖肆……

战斗开始,肖肆采取主动进攻的策略,身体一松一紧长拳直入周宏的胸口,周宏脚下快速的侧向滑步闪躲开来,刺拳进攻肖肆的头部太阳穴……

肖肆处于运动中的身体呈现出绝无可能的柔韧度,躲过了这一圈……

周宏快速上前,双臂擒住肖肆的双肩,一式膝撞,直击肖肆的小腹……

肖肆身体一松一紧,周宏的双臂受到极大的震动,完全抓不住肖肆,而肖肆也凭借着空隙逃脱了开来……

通过这一系列的交手,双方都有了一些了解……

周宏不是一般的高手,身体骨骼肌肉坚韧无比,拳法中规中矩却极为熟练,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全锤百炼下学得,战斗经验无比丰富……

“哼!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既然如此,就让这一切结束吧!”周宏猛地前冲了过来,身体表面似是有一层为不可查的黄色光芒……

肖肆的炼体十式虽然进步神速,可是肖肆依然没有练出细胞能量,所以如果双方硬撼,吃亏的肯定是肖肆,而周宏也明确的知道肖肆这个缺点,所以,他选择与肖肆硬碰硬。

肖肆嘴角扯过一个牵强的弧度,似是,有一番犹豫……

周宏更加坚定自己这个战术的正确性,他有信心一击毙掉肖肆,这几天来他一直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和场杀掉肖肆,眼下这个机会十分的难得……

周宏飞身跳起,重拳从空中斩落,指向肖肆的面门……

这样从天而降的攻击,杀伤性是极大的,如果肖肆被击中,整个人将被地面和上面的攻击挤压,肯定是骨断筋折……

肖肆双手上扬,似是要硬接周宏这一击……

周宏的笑容越来越甚,心道:“果然是不知好歹的小子!”

两人一击一挡,手臂就要接触的刹那间,肖肆竟然放下了双臂,任由周宏拳锋击下,落在了肖肆的肩膀上……

所有人都心里颤抖,似是马上要看到血水迸溅于舞台之上的场面……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肖肆站在原地,似是动也没动,低头看了看手臂弯曲成奇异角度的周宏,道:“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哪里会有人站在原地任你打的?老子逗你玩呢你感觉到了吗?”

是肖肆有什么硬功夫吗?当然不是!人群中的音沫嬉笑道:“我为夫君设计的战甲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攻破呢?”

原来,这一切都源于肖肆身穿的紧身铠甲,这身装备看着和泳衣差不多,实质上却堪比金刚石的硬度,而且柔韧性也是极好,曾经音羽全力一脚而不能伤肖肆分毫,也就体现出这件战甲的防护能力。

肖肆身体一松一紧至下,以战甲为武器,硬生生承受了周宏的一击,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两个鸡蛋相撞,总是有一个破而另一个完好,肖肆没有任何的问题,那么受伤的人就只能是周宏了!

“你……怎么可能?”周宏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液渗出,体现出正在忍受着很大的痛苦。

肖肆凑到跟前小声道:“怎么不可能呢?是你的功课做得不够!城府深有个屁用……”

“我的人生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没有违反任何的规定,所以也不应该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肖肆转身狂吼。

肖肆这一声狂吼震惊到了在场的众位……

议员们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威胁,富人们感觉到不安的躁动,更加重要的是肖肆这一嗓子传递到了世界各地的地球人耳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