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7章 怒斩裴元绍

小说:汉枭作者:沉默的蚯蚓更新时间:2018-12-14 17:35字数:126258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士兵的哀嚎声!

一尊银将缓缓的站起身子,他面露凶残,狰狞恐怖的盯着民房上的弓箭手。

郭成顿觉一股寒意袭来,那是一双野兽的眼睛,那是一双经历过血淋淋后战争留下狂怒瞳仁。这好似是一种特异的能力,它能让人不寒而栗,寒毛耸涌。

裴元绍刚见郑天佑一蹲下,还以为是郑天佑死了!哪晓得此时又站起身来,急忙大喊:“郭成,你小子再给我射呀!”

寒锋一转,郑天佑死死的盯着火急火燎的裴元绍。

一股从未有过的威压,差点让裴元绍喘不起气来,他在心里泛着哆嗦:他的眼神,好冷!

如果眼神能杀人话,郑天佑此时此刻可以秒杀一切!他怒了,从心里深处彻底的暴怒了。他那极冷的目光,就已经证明他所看过的人,都要死,都要去陪葬。

他缓缓的踩着积雪。

咔嚓——咔嚓——咔嚓——

他每走一步,黄巾贼都吓的退去一步,这次的郑天佑与刚刚截然不同,没有任何一丝情绪,只有浓浓的“杀意”。这股子“杀意”配合着那脚下不断践踏的积雪声,每一次都让他们脆弱的心房一颤。

直到……

郭成再次弯弓搭箭,蓄势待发!他右臂握槊柄,身子斜倾,脚跨弯弓,惊天一声大吼:“给我去死!”

三米长的银槊带着那股怨气、怒气的气浪,摧枯拉朽破空抛飞。它的一身洁白如雪,如同一只可爱的银白色狐狸,却张大了血盆大口,要将一切吞噬!仿佛时间凝聚在一刻,郭成张大着嘴巴,不敢相信所看到这一切。裴元绍呵斥着士兵,冲上去腰将郑天佑给格杀。

而使出的主角,却已抽出腰间的银剑,冲动着身子,杀向裴元绍!!!

时间再次释放,郭成目睹着银槊飞快穿透自己的身子,带着自己整个身子倾飞了出去,死后都感觉是一种解脱。

裴元绍后怕的看了一眼如同一尊煞神的郑天佑,急忙拉过身前的将领,疯狂的大吼:“快拦阻他!快拦阻他呀!!!”,将领没弄明白裴元绍为何这么疯狂,赶忙的点了点头,领着骑兵冲了上去。

正面的黄巾贼,一瞧郑天佑提着银剑冲了前来。

俗话说的话: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巧险!

退无可退的几个黄巾贼交换了一下眼神,惹的满头大汉,急忙闭上眼将长矛送了出去。

六支长矛如同灰蛇盘出,顺着同样的地方刺了出去!可当他们再次睁眼的时候,长矛被郑天佑聚抱在怀中,抬起手的银刀,已经挥剁而下!

清楚的“咔嚓”声,是那么的响亮,但在那举*杀的六民黄巾贼耳中,是那么的恐怖。

因为他们漂浮在天空,不知不觉,却又缓缓的下落。这时,他们才看到地上那六具没有人头的尸首!掉落在地。

郑天佑阴暗着脸,银剑提在手中,走到落地人头前,大脚猛的一抬,死死的碾压!脑浆与雪水交融,咔吱作响的脑骨在他抬脚那一刻,都消失不见。

“惊”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他还是人吗?

郑天佑猛的一抬头,吓的黄巾贼急忙持刀向后退了几步,他们的腿都在打哆嗦,如果说战死沙场,他们不怕!那么这种面目全非的下场,会让他们闻风丧胆。

他阴森恐怖的低吼一声:“不想死的,都给我让开!!!”

迎着哪双如同看死物的眼睛,身前的两个黄巾贼有些受不了这种威压,“呀呀呀!”的发疯冲了上去,他背后的黄巾贼,也一窝蜂拥的刺出长矛。接着,只见二道银光霎闪,八颗人头再次飘落!此刻只见郑天佑背后多了两条长矛。

黄巾贼吓的赶忙躲离落地的人头,目不转睛的望着郑天佑的举动。

这时,箭雨送了下来!可他却挡也不挡的将那八颗血淋淋的脑袋,碾压在雪地中,直到什么也不剩下。

噗噗噗——

二支利箭插在郑天佑的背脊,他低着头,站在雪地间一动不动!一股子鲜血从他的手臂流了下来,黄巾众人没有为此卸掉一丝警惕,紧紧的盯着如同一尊银狐耸立的郑天佑。

他缓缓的抬起头,“哈哈哈哈哈!”突然仰天大笑,如果在后世,此刻郑天佑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不正常人调查了!

“都给滚!!!”他笑声一歇,突然寒光大盛,震天巨吼。

目睹郑天佑杀人恐怕的前排黄巾贼,腿都在打着哆嗦,左右为难之际!忽然郑天佑身子一冲,左臂一拨身前长矛,右臂银剑猛的送出,一直摸着脖子的三个黄巾贼,顿时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他剑锋未止,还加快了速度,接着又是一个盘扫,高飞的头颅,仿佛是在证明着他是从地狱所来。

他身子不停,再次冲了上去!正面的黄巾贼,经不住如此大打击,他将刀一扔,转身就跑,哀嚎的撕心泣喊:“我不打了!不打了,他是魔鬼,他是魔鬼!他不是人呐!!”

哗啦啦——

无数的黄巾贼,瞬间扔掉手中的兵器!四散而逃,他们受不了眼前这个人,不!是魔鬼。

混乱的场面瞬间发生,冲上去的骑兵,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一见前面溃退!也跟着就往后跑,裴元绍吓的浑身哆嗦,望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郑天佑,他的身体,仿佛被一刀一刀的削割!

他急忙拉转马头,就想离开。

可是有人并不想他活着离开。

郑天佑脚下生飞,疾跑的如同一条银狐,闪电之速就出现在裴元绍的马前,那阴森的话语响起:“这位将军,马可以走了!人必须留下!”

裴元绍鼓起勇气,急忙将刀抽了出来,挥劈向郑天佑。

可是刀还未至,裴元绍就感觉右臂无力,他急忙望向右臂!只见右肩血涌的往下流,右臂跟着大刀,一起落在地上。

他哭丧着脸,赶忙想用左手去抱住伤口!可是只见郑天佑手中银刀再次一动,他的左臂也失去了知觉。

“啊啊啊!郑将军,求你放过小人吧!小人不是故意的,啊!”求饶的裴元绍再次感觉脖子一痛,脑袋仰空,身子已经坠落下马。此刻,郑天佑仿佛安息的松了一口气,安静的闭上眼,缓缓的倒在地上。

裴元绍部的溃退,使得冲杀的汉军容易多了!他们救起郑天佑与奄奄一息的张绣,寻了一间民房,生气篝火报上许格。

“你说什么!将军重伤?”许格不敢相信的望着来报士兵。

士兵吓的浑身哆嗦,郑天佑的举动,他也历历在目!那样凶残的杀人手法,他现在还后怕,那双腿还在不住的打着颤:“是,许谋士,主公一人逼退敌人四万大军,却身中两矛两箭重伤昏迷!”

“娘的!是什么是,快些派探马去颍犆小城,去将小妹请来!快去,快滚啊!”

许格听闻郑天佑重伤,完全像是疯子一般的大吼大叫,传令的士兵吓的赶忙走下城楼,下去传令给探马。

这时候,许格身旁的副将,小心翼翼的询问:“许谋士,那这城还打不打?”

“打你妹啊打,天天就知道打!都他妈废物,快点给我传令下去,一切按照将军意思继续办!颍川城必须给我夺来,颍川黄巾必须给我归降,将军也必须挺过来!”

副将哆哆嗦嗦的退了下去,赶忙吩咐各城门守将,开始进行。

“城里的黄巾乱党听着,我家将军乃是大汉太尉郑天佑,今日偶邀陶谦太守会猎于此!我家将军为人宽厚,心胸开阔,只要你们放下兵器,乖乖投降!我家将军保证可以不杀你们,如果不然,我家主公会让你们死无全尸!”

周仓黑着脸,听到城守府外喊来的话,没了主意的望着陈宫:“公台呀!这可如何是好呀?”

陈宫走下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渠帅,四门情况可否调查清楚?”

刘辟激动的站起身子,破口就是大骂:“还调查个屁啊!四门上全是汉军的士兵,少说有二十万之众!我就说这陈宫不能信,渠帅非绑了他家人相逼,这下可好,这个小子,竟然暗通郑天佑与陶谦!来绞杀我等。”

眼看就要动手,周仓急忙上前拉住他:“刘辟将军息怒,我们还有八万大军在手,可以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渠帅,严五这就投降去,你杀要刮随便!我反正是不打了!我手下的将士也都不会再打的,郑天佑太恐怖了,汉军太恐怖了。”

这个严五就是刚刚那个被裴元绍唤上阵去的骑兵将领,一会城守府,听着都在议论那个银将。他细细一打听,了解事情经过,决心投降,就算是死,也弄个全尸吧!

“严五,大家有话好说!何必要弄个投降身死的下场呢?”周仓并不知情,好意的劝慰。

那晓得严五激动走到周仓身前,扯着他衣领:“我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要投降,这样我总还能留一具全尸!如果继续反抗,恐怕到时的下场将会是体无完肤!”

恶狠狠说完的严五也不管周仓的反应如何,跨着大步,就走了偏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