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将帅

小说:暮日王朝之再起波澜作者:霸主之王更新时间:2019-01-22 11:04字数:117344

左屯距山海关仅有十几里路,马刚刚放开蹄子就到了。左屯只是一个小小的卫所,大概是个只能驻扎数百官兵的小土城,我们一二百人浩荡荡的进了卫所。把个卫所的步军统刘百户忙得是不亦乐乎,这可都是辽东方面的文武大员,他哪个也得罪不起,故此跑前跑后的非常殷勤。我们到达的时候才刚刚上午十一点多,王在晋还没有到。于是我们这百数十人便在卫所门前聊起天来,看看天将近午。

自北而来一行仪仗,三百余人的护卫马队缓缓而行,当中间一停八抬大轿。前面十余名旗牌官当先开路,一个个是气势汹汹。我心下笑道,这王在晋的威风倒不小啊,这么大的气势不愧是大明朝的一品大员。我们这些人当中以吴襄、我的官职最高,所以我们二人策马而出高喊道:“前面可是兵部王老尚书的车马!末将吴襄、叶天鹏在此恭候多时了!”

这行车马人众停了下来,开路的旗牌官回头禀报。只见那八抬大轿缓缓的稳落当场,轿帘一掀里面走出一人。我伸长了脖子打量,嘿嘿我还从来没有见这位兵部尚书呢,倒要看看他长得什么样儿!只见王在晋六十来岁身材瘦长,双颊无肉目中无神满面的忧色。我心中大失所望,还是兵部尚书呢怎么长得这副得性,毫无朝大员的威风。正在心中暗转念头,吴襄拉了我一把,我回过神来,二人飞身下马,拱立道旁:“山海关总兵吴襄、龙骧将军叶天鹏率山海关诸将迎接王老尚书车架。”

王在晋抬眼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咳了一声走到我二人近前:“二位将军不必多礼,本官此次奉万岁圣旨钦命我为辽东经略,统领辽东诸军。一路行来但觉天寒地冻,方知我辽左将士御边之苦,本官定当上表朝廷多增粮饷与御寒之物。”说话的时候王在晋的目光却不停的在我脸上打转。

我笑道:“王老大人心怀朝廷关心边防,实乃朝廷之福,诸军之幸啊。王老大人此次出关亲任经略,定会率我辽左诸军收复失地,将女真鞑子赶回深山。”

王在晋面上浮出一丝笑容,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这位就是新任的龙骧将军叶飞喽!”

我作了一个揖道:“不敢正是末将!”

“信王千岁当真是慧眼识英啊!叶将军果然是气势不凡,英姿飒飒当真是人中之龙!叶将军以后可是前途无可限量啊!”

“王大人过奖了,末将深受信王的知遇之恩,当今皇上更是对叶某皇恩浩荡。叶某本一布衣市井小人得掌这将军一职,实是力不能从,一切还望王大人多多提携。”

“哈哈”王在晋摆了摆手:“好说好说!”转过去对吴襄道:“吴总兵自前年入京述职后,便不曾得见,看你的身体却是越发健壮了。”吴襄一阵大笑:“王大人也是如此啊,我看大人倒比前年更加精神了不少。此次您老人家亲自坐镇辽东,那努尔哈赤如何敢犯您的虎威啊!我辽左无忧矣!”王在晋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说到此时,身后那一百多号文武官员过来一一与王在晋见礼。等到寒喧已毕已经是一点多了,吴襄与我众星捧月般将王在晋接到山海关总兵府内与他接风洗尘,没想到王在晋倒是挺有个性的。把酒宴居然给推辞掉了,当时就在总兵府内召了军情会议,倒颇有些雷厉风行的意味。在会议上他详细的问了问辽东现在的局势,脸色越来越难看不住的摇头叹息,显然是对辽东的事情失望与无力到了极点!我在一边却心中暗笑,看来历史上说的没错,这王在晋恐怕是被天启逼着来的。

正在会议进行到一半时,突有军兵进来禀报:“经略大人!兵部佥事宁前屯卫袁崇焕及帐下副将吴三桂求见!”。我和吴襄在旁边却听了个清清楚,王在晋挥了挥手“传!”。我和吴襄关注的目光投注到门口,他当然是关心他的儿子。我则是兴奋之极,与袁大人已经分别这么长时间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到了山海关,而且还是和吴三桂一起来的。

袁崇焕和吴三桂一前一后进了总兵府,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吴三桂。只见他身高一米八多,肩宽背厚体魄雄壮,方面大耳粗眉朗目。倒是挺帅气的一个小伙子看样子有二十岁上下,往那儿一站虽然职位不高,但却另有一种睥睨天下、笑傲风云的气势。我心下暗怪这小子看上去倒像是一个英雄似的,怎么后来却做了那种人人不耻的事情。

袁崇焕向上长揖道:“宁前屯卫袁崇焕拜见尚书大人!”吴三桂与吴襄的眼神交错了一下,也随之道:“卑职吴三桂见过王老大人!”

王在晋面有不悦之色,不耐的挥了一下手:“罢了,都坐下吧。”

“谢座。”二人坐了下来,目光不住的在人群中扫视。我和袁崇焕的目光交视,却见袁崇焕眼神一亮,向我笑着点了点头。我也是心神激荡,若非是这种情况,我早就跳过去和他交谈了。

王在晋又接着侃侃而谈,无非是那此激励军心,什么效命皇上等之类的话。我听来颇有倦意,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腹中饥饿心中暗暗骂道:“这个老王八摆好的酒宴不让吃,想让人饿死啊。”正在此时却听王在晋的语声突然一高:“本官适才听诸位将军所言,现在女真鞑子兵势极盛。以我之见当守坚城、避其锋芒,不可与之争锋!所以本部出京之前已上表朝廷,户部近日将会拨银三十万两修筑山海城防。老夫深知敌猷努尔哈赤精擅兵法,尤擅伏击。故此凡山海关一带的兵马调动需有本人的手谕,不可轻易出战,免中鞑子之计。老夫以为只要保住山海关,缓一缓鞑子的兵势,以后再循机而动必有尽复失地的一天”

此言一出下面“嗡”的一声,诸将是有的愤愤不平,有的点头称是。我看了看袁崇焕,却见他长须微抖,嘴张了几张想要说些什么。我向他一个劲的咳嗽使眼色,但他好主意已定霍然站起,高声道:“末将袁崇焕有话要说!”王在晋高坐帅案上低头望去,见是袁崇焕神色一正干咳了一声:“元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袁崇焕来到帅案下,按剑而立清了清嗓音:“末将以为,鞑子兵势虽盛城外野战之法极为得当,与之正面交锋固然不可,但兵家之道以诡道行之,并非不能与之相争。而且以大人之言,只求保住山海关颇有收缩防线之心,末将以为万万不可。如若筑城,除修筑山海城防之外,当在锦州与山海关之间另筑一城,末将以为宁远一地则前可援锦州,后可退山海关,地势颇佳。而且尚书大人将山海关这数万精锐局于一地,使各部将官动弹不得!如此畏敌如虎,何谈尽复失地。袁某但求大人收回成命!”这朗朗声音在大堂中回荡,旁听诸将面色变幻,一大部分的人都在频频点头,更有的挑起了大姆指。我看了看吴三桂,只见他身形一动仿佛也要说些什么,吴襄却用眼神制止了他。我心中暗笑真是个老狐狸!

王在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这王在晋的素质实在是好,居然没有发火,听到最后他反而轻轻的敲了敲桌案。

“袁大人可说完了?”

“末将说完了!”

“你暂且退下,让我好好的考虑一下。”

“这……,王大人……”

王在晋的语声像掺进了冰珠子,冷得让人发抖:“本官让你暂且退下,你的意见本部会考虑的。”

袁崇焕无奈退回原座,他这一发言可是一石投起千层浪。堂中诸将本不敢直言犯上,但袁崇焕仿佛感染了诸将一般,众人纷纷站起身来:“王大人,袁佥事所言极是。”“是啊,字字珠矶,发人深省啊”“但求王大人收回成命,再做斟酌!”王在晋面色现在已变得苍白,面上一红提起手掌正要拍案而起,人群中突有一个清晰的声音传来:“末将叶天鹏也有话要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