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暗流汹涌

小说:庆春作者:颜小煜更新时间:2019-01-22 10:55字数:329815

快走到林边,迎面碰上出来寻他们陆大嫂子,看见二人此时的姿势不由得一愣,随即敛目垂首上前行礼道:“大爷,大奶奶,老爷子和老太太已经到了,听说您二位往林子这边来了,打发奴婢过来迎一下。”

钟庆春在邵世彦的怀里略微挣扎了一下,才总算被他放了下来,脸上一阵挂不住,又觉得这件事怕是要再生波澜。

邵世彦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伸手抚了抚衣襟,沉声道:“知道了。”

此时河道两岸已经人满为患,但却并不嘈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西边山路处,只听得净鞭三下响,明黄色的冠盖从山路那边缓缓移动过来,河道两边的人全部跪下迎接圣驾。

钟庆春随着邵世彦跪在路边,虽然隔着绸裤和裙摆,粗糙的沙地还是硌得膝盖生疼。

圣上今日乘坐的是步舆,端坐在正中明黄妆缎的蟠龙座上,四足虎爪螭首,圆珠承之,周绘云龙,由十六人抬着稳稳地走在山路上。

随后是太后的御金辇,妆以明黄缎绣寿字篆文,前后侍从环绕,太后端坐其中,眯眼看着金辇外阳光明媚、草木葱荣的模样,心情也比在宫中好了许多,冲着金辇旁随侍的琪秀吩咐道:“你去叫世彦小两口过来陪我说话。”

“娘娘不用着急,奴婢先给您安置妥当再去找邵大少爷和大奶奶。”琪秀笑着道,“邵老爷子和老太太也来了,娘娘总得让大少爷先尽尽孝心再说不是?”

“你总是有道理。左右我懒得走脑子,都照你的安排就是了。”太后闻言笑道。

“伺候娘娘是奴婢的福气,自然要事事都替娘娘想得周全。”琪秀笑着应声。

随后浩浩荡荡的嫔妃车辇经过之后,押后的内侍甩了三下静鞭。众人才纷纷起身。

邵世彦与钟庆春回到邵家的凉棚,邵老爷子沉着脸坐在正中,见二人回来便冷哼一声道:“早早来了也就罢了。还到处乱跑,一点儿作晚辈的自觉和规矩都没有。”

“刚才林地那边发现一具白骨,我要过去查看,不放心庆儿自己留在凉棚内,便让她跟我一道过去,不过她见到白骨吓得脚软,我们便回来得慢了一些。”邵世彦冷着声音道。“事出有因,还望祖父容量则个。”

凉棚内的人听说附近发现白骨,全都惊呼出声,邵老爷子的脸色也为之一变,皱眉想要说什么。话要出口的时候却又咽了回去。

邵老太太忍不住道:“为了端午内外都忙了这么久,怎么还会出这样的事儿?该不会是有人刻意为之吧?世彦,你自个儿可千万小心。”

“祖母放心,孙儿心中有数。”邵世彦沉声应诺。

“圣上和太后都来看竞龙舟,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终归是你们的失职,你们……”

邵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邵世彦打断道:“我说这件事只是不想你错怪庆儿。至于我做事如何,自然会向圣上回禀,失职与否圣上自会有定夺。”

“你……”邵老爷子被气得一怔,抬手指着邵世彦抖了半天,忽然转向指着他身旁的钟庆春骂道,“我早就说不该娶这个女人进门。你偏生不听,如今倒好,从她过门之后……”

话音未落,外面的丫头行礼道:“见过琪秀姑姑。”

凉棚内的人顿时都安静下来,丫头挑起帘子让琪秀进来。

琪秀脸上带笑地迈步进来,上前行礼道:“奴婢见过镇国公,见过国公夫人……”一连串的人行礼下来,除了邵老爷子和邵老太太之外,其余的都起身儿避开只受了半礼,琪秀毕竟是太后身边最为倚重的人,一般人自然不敢在她面前托大。

琪秀跟着太后多年,自然看得出邵家众人间的气氛诡异,她刚才在外面停留片刻,对邵老爷子最后那几句话也听在了耳中,趁那个时机进来,也是为了挡住接下来可能会变得更加口不择言的话,无论钟庆春如何,终归都是太后指婚,不能任由旁人指摘,这样的话一旦传出去落在有心人的手中,难免会成为把柄。

“奴婢是奉娘娘之命前来请大公子和大少奶奶过去陪娘娘说话儿的。”琪秀说罢上前对着邵老太太故作撒娇道,“老太太可别舍不得放人,不然奴婢回去没法儿交代。”

“娘娘倒是喜欢庆儿这孩子。”邵老太太开口意在提点邵老爷子,让他不要再出言不逊,虽说他当初于社稷有功,却依旧是为人臣子,如今告老在家,还是不改当年那口无遮拦的毛病,难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惹祸上身。

邵老爷子沉着脸,扭头对邵世彦和钟庆春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娘娘抬爱,你们还不快去!”

钟庆春跟着邵世彦一起行礼告辞,跟着琪秀一道往太后的凉棚走去。

从邵家凉棚出来之后,邵世彦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不少,“琪秀姑姑,今个儿的事,你可要在皇祖母面前帮我说几句好话,不然我可少不得要挨训了。”

琪秀闻言微抬下巴,“我刚到这里没有一炷香的时间,今个儿什么事我都还不知道,如何帮你说好话。”

“姑姑莫要拿我取笑,你这么消息灵通的一个人,什么事儿能逃得开您的掌握。”邵世彦在琪秀面前倒像个小孩子一样,与在家时候的气势完全不同。

琪秀此时也收起玩笑的态度,轻叹口气道:“今个儿的事着实有些麻烦,娘娘好几年没兴致出游了,难得今年有兴致出来,却遇到这样触霉头的事,即便娘娘不予追究,圣上那边怕是也难过关。”

“所以要请姑姑在皇祖母面前替我多美言几句。”邵世彦凑到琪秀身边道。

从邵世彦搬出宫后,琪秀就没见过他这样与自己说话,偏头看见钟庆春在一旁神色紧张,这才忽然有些觉悟,放缓了语气道,“娘娘一直那么疼你,怎么舍得怪罪,再说这件事又不都是你一个人的错,用不着太担心。”

钟庆春听了这话,脸色略有缓和,心里终究还是无法完全放松,忐忑不安地来到太后面前,行礼后偏身坐在一旁的绣墩上,听邵世彦对太后禀报早上发生的事情。

“阿弥陀佛,五月果然是恶月,钦天监监正曾有谏言,五月有九天乃是“天地交泰九毒日”,端午更是九毒之首,务必端容肃己,修身静养,倒是吾一意孤行,未听谏言,这趟出来果然是多事端。”太后轻叹一声,摸着桌上的瑞兽貔貅玉把玩,“倒是这具白骨,不知道是什么人,好歹也应该有父母,说不定还有妻儿,人都化作白骨了才被发现,家里说不定找了几年,交由大理寺尽快侦破,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皇祖母素来心善,听到这样的事首先想到的不是问责,而是关心死者,果然是天下百姓之福。”邵世彦凑到太后身边,偏坐在太后歪着的罗汉床上道。

“你少来灌汤,皇上那边唔会去说,这次的案子你好好查办,吾也好有个说辞。”太后说着扭头看向钟庆春问道,“你媳妇今个儿是怎么了,坐在那边不吭声,脸色似乎也不太好看。”

琪秀见状插言道:“还不是大少爷,带着少奶奶过去查看白骨,怕是给吓到了。”

“你这孩子,真是的……”太后笑嗔了一句,扭头对钟庆春道,“今个儿就在这里陪吾看龙舟,让这臭小子自己忙去。”

钟庆春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抿嘴笑道:“承蒙娘娘厚爱,虽说这五月初五是毒月毒日,可也终难敌皇家富贵滔天,今个儿怕是上天知道圣驾莅临,特意曝了这冤案出来,等着娘娘的慈心圣念去垂怜化解呢!”

“你这孩子越发会说话了。”太后闻言笑得合不拢嘴,心里之前的介怀,如今也消散了不少。

“娘娘……”侧门处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唤声,随后庄妃步履款款地过来道,“嫔妾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起来吧,你不陪着圣驾,到吾这里来躲清闲。”太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庄妃说道。

“今个儿外面似乎不甚太平,嫔妾担心娘娘受惊,放心不下,所以便过来给您请安。”庄妃笑得满脸温柔,“原来邵大公子和夫人在这里作陪,倒是我太过担心了。”

“世彦素来孝顺,不枉费吾看着他长大。”太后歪靠在软垫上问,“龙舟要什么时候开始?”

“回娘娘的话,还有一刻钟便要开始了。”琪秀看了眼怀表上前回道。

太后闻言皱皱眉,“既然快要开始了,怎么外面还这样安静?”

庄妃轻提裙摆,上前两步刚要说话。

太后明明看见了却突然扭头,转开视线冲着邵世彦道:“你去看看外头怎么了,传我的话,让他们都精神些折腾起来,竞龙舟看得就是那个热闹劲儿,这么悄没声息的还有什么意思。”(。)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