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气的未央湖

小说:即墨修离作者:芳杜若更新时间:2018-12-14 16:33字数:127494

京都的冬天也是会下雪的。

我斜卧在廊下的躺椅上,看着院子里的那颗木槿树褪去了绿叶又披上了银装。我似乎是实现了最初的愿望,现在这个小院子位于宸宫的东南角,与长门宫比邻而居,算得上是真正的无人问津了。廊下的栏杆上整齐地摆了一排青花瓷盆,里面的绿色菜叶在寒风中放肆地招摇。

我扯了扯盖在身上的软被,将整个身体都缩进暖烘烘的被窝里,只留脑袋在外面。上次的事之后我就搬离了夕颜殿,即墨辰没有再追究我做的豆腐羹里有虾粉的事,只是将我放逐到这个小院子里。

虽然这里堪比冷宫,可是衣食住行上我并没有被苛待。即墨辰没有限制我的自由,可是我却再也不愿离开这个院子了。

这件事是不是我做的,即墨辰心里应该是很清楚的。就像上次玉珏的事,他不见得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可是他还是选择那样对我,只是因为是和甄妃有关的事么?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对你如此重要,又为什么要死抓着我不放呢?还是只要是打上你印记的东西,你都会有这样的执念?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人心是我最不能看透的东西,即墨辰是,连杜蘅也是。我从没想过背叛我的人会是他,在复杂的宸宫里,我以为杜蘅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可是当我被即墨辰一巴掌甩到地上的时候,只有青岚过来扶起我,他却低着头站在一旁。能够在豆腐羹里放虾粉的除了我就只有杜蘅和青岚,而要求换地方的是杜蘅,让我喂小皇子的也是杜蘅,喂孩子时神色慌张的还是杜蘅。

我早就察觉杜蘅那天的行为很奇怪,可是我却从不曾怀疑过什么。如果他的天真无邪都是装的,我们一开始的相遇就是个阴谋,那他为我和子言做的又都是假的吗?

我用一千个理由为他开脱,又有一千个现实告诉我,背叛我的人就是他。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青岚撑着伞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她站在廊下抖了抖伞上的雪花,然后径自进了屋里。

很快她又拿着一床被子出来,一边给我盖上一边问:“公子,现在要用膳吗?”

我微微摇了摇头,青岚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青岚有话说?”

“刚才青岚去御膳房的时候听说杜蘅……”她看了一眼我的脸色,“听说他自杀了。”

我敲着栏杆的手指一顿,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周围的景物好像被蒙上一层雾,让我看不真切。

其实我并不怪你,所以你不必如此决绝。

“公子。”青岚将一个白色信封递给我,“这是御膳房的福伯让青岚交给你的。”

我颤抖着手指打开那封信,宣纸上歪斜的字体,分明是我一笔一划教他的。

“家乡的油菜花开了,很美。爹娘说今年能有个好收成,可惜杜蘅看不到了。修离,对不起。”

傻瓜。

有冰凉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下来,那个因为学会写自己名字而在院子里欢呼的孩子的笑脸还清晰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雪越下越大,即使在廊下,也会有雪花扑到我脸上。

“公子,天冷了,进去吧。”

我说:“好。”

我仍旧习惯性地侧躺着朝里睡。高手是可以掩饰自己的气息而不被察觉的,可是却不能掩饰自己身上的味道。我已经学会这样安然入睡,即使空气里漂浮着我不喜欢的味道。

我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离开过这个院子了,也有将近两个月没有再见过那个男人的脸。我们离得那么近,心却隔得那么远。

正以超越时间的速度老去的除了我的人,还有我的心,我就像一只井底之蛙,每日吃饱了就只会望着头顶那一方小小的天空,再也不想看到更多的世界。

我记得最初的梦想就是这样的娴静的生活,可是在经历了太多事以后,我的心早就遗落了。

当浩歌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以为我出现了幻觉。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惊讶地看着那个笑得一脸温柔的男子。

“因为修在这里,所以浩歌就来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浅浅的笑了。现在也只有尹文浩歌才能如此放荡不羁。

“我奉父王之命前往宸国商定议和之事,刚进宸宫不久便听说修的事了。他将你寻回,又为何将你放逐在这冷清之地?”

“浩歌认为他应该将我置于何地呢?难道你不觉得比起外面的虚浮,这里更适合我吗?”

浩歌环视了一周,目光最后停留在廊下绿油油的菜叶上。

“的确很有修的风格啊。”他专注地看着我,“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不快乐。”

“有吗?” 我转身看向另一边,躲开他的目光,“外面冷,我们进去……”

浩歌突然抓住我的手。“我们出去。”

说完,他就不由分说地拖着我的手朝院门走去。“你在屋里闷太久了,已经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了。”

仅仅一墙之隔,其实天空的颜色并没有改变,可是我却觉得外面的光线刺得我睁不开眼。

手不自觉地去遮住眼睛,浩歌在一旁笑着看我。

“带我去参观宸宫吧,这里你比我熟。”

“你想去哪?”

“未央湖。”

我瞪了他一眼。 “换一个地方吧。”

“听说未央湖不是宸宫最美的地方吗,所以一定要去看看。” 他一脸高深莫测地朝我笑。

未央湖么?真是个不祥的地方。

大雪初霁,天空显得格外的蓝,可是空气里的寒冷却没有因为天空放晴而消褪,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浩歌穿着白色的广袖长衫,一袭长发披散在身后,衣带翻飞,宛如谪仙。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将身上的狐裘披风拢了拢,整个脑袋都快缩进衣服里。这大冷天的还耍什么帅啊,我朝怡然自得的某人翻了翻白眼。

未央湖上一片宁静,许是天气太冷了,连撑船的宫人都不见了身影。湖心有一只小船,大概是系船的绳子断了,被风吹过去的。

“浩歌是天狼皇储,你的父皇却派你来议和,难道不担心被扣为人质吗?”

“父皇最初也是不同意的,不过叔父却说,他与即墨辰数次交锋,所以他相信以即墨辰的行事作风只会在战场上杀伐,而不会以议和使臣相胁。并且我以皇储之尊前来会更显诚意。”

骄傲如他,的确不屑于这样做。

我突然有些好奇地问浩歌。

“你也会武g(听说g字会被河蟹)吧?那你可不可以站在船上用内力将船渡到江心?”

浩歌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我不能做到像他那样,但我可以用别的方式将你带到湖心的小船上。”

呃,他怎么知道我在说即墨辰?

“天下能做到你说的那种程度的没有几人。”

又一个会读心术的人,我在心里诽腹。

“来吧。” 突然浩歌搂住我的腰际,脚轻轻在地面一点,我们就沿着一个抛物线的轨迹朝湖心飞去。

眼看就要落到水面,浩歌的脚轻轻在水面一触,湖面泛起一个小小的波纹又迅速恢复平静,我们的身体再次跃起……

我惊讶地看着身旁的那个人。踏水无痕,这轻g也太出神入化了吧。

转瞬之间,我们已经停在了湖心的小船上了。

“小时候,父皇让我们兄弟几个挑选师傅,别的皇子都选了攻击性强的内力和外g修习,只有我选择了轻g。他们都嘲笑我懦弱,可是除了母妃没有人明白我的想法。我不想要争名夺利,只希望一身顺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全身而退。”

他突然转过身来,对我温柔浅笑。

“所以修想要去的地方,浩歌都可以带你去。”

我讶异地看着那个作出承诺的男子。

他说:“我不爱权利,也不要杀戮,但如果权利和杀戮可以帮助修得到想要的,那么我在所不惜。”

这句话就是我们悲剧的开始,爱情就像一场战争,我们没有流血却都已经牺牲。

我们在湖面上呆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冷所以就回到了岸边。

我说过未央湖就是个不祥的地方。上次是挨耳光,上上次是给各位娘娘妃子们一一下跪磕头,这次会是什么呢?所以当我看到即墨辰和甄妃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就拉着浩歌往旁边的小路上跑去。

不想却造成了某人的误会,以为我是要拉他跑着玩。于是某只笨蛋就这样抱住我的腰华丽地从即墨辰和甄妃的头顶飞过。他说,这样更快。然后又后知后觉地补充一句,刚才的那个人长的好像即墨辰啊。

我强忍住想要上去掐死他的冲动,就知道出来准没好事。我和浩歌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从御膳房回来的青岚。

那丫头见到浩歌的时候很是激动,非要再去准备些酒菜,说是三人太久没见面要好好畅饮一番。青岚从御膳房里拿来很多好酒好菜,我们一边饮酒作诗,一边谈起过往在凤栖时的往事,屋子里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欢笑声。

时间仿佛又退回到那段静好岁月,空气里有淡淡的冷香,是某一种香料夹着寒气的味道。

直至深夜我们才散去,浩歌回了宸宫的行馆。青岚于是扶着我进了卧室。

“公子还好吧,刚才青岚见公子喝的有些多了。”

“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嗯,青岚就在外面的隔间里,公子要是不舒服了就叫一声。”

“好。”

青岚放下帘子,关上门出去了。我揉了揉眉心,头有些发昏。衣服上有一股很大的酒味,让我觉得有些难受。我本是打算脱掉衣服再睡的,可是脱到一半的时候,我的手却顿住了。

其实我知道他每夜都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虽然看不到,可是那股淡淡的龙涎香却是怎样都掩不去的。我已经习惯当他不存似的在照常吃饭睡觉,甚至更衣沐浴。可是今晚,我却做不到了。从青岚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那个人,他似乎就是故意泄露自己的气息让我感觉他的存在一样。这让我无所适从,也就做不到那么淡定自若了。

“为什么不脱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立刻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从后面抱住我,将我扯进一个寒冷的怀抱。他的头枕在我的肩上。

“我好想你……的身体。”

冰冷的声音在我的耳侧响起,我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即墨辰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到我的身上,我一时不备,幸好用手撑在旁边的桌子上,不然就摔倒在地上了。

他的一只手从我上衣的下摆伸进去,捏住xiong口的那点嫣红,慢慢rou捏;另一只手向下伸去,隔着衣料握住我的、、轻轻抚弄。从鼻孔里呼出的气若有若无地喷在我的脸颊上。

他了解我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熟悉我的每一个反应,只是这样我已经溃不成军。

抚弄的速度渐渐加快,有一股暖流从腹部升起。

“啊……”

我难抑地叫出声来。

“公子……怎么了?”

听到声响,宿在隔间的青岚问道。

“没……没事。青岚先睡吧。”

我顿了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沙哑。即墨辰依旧一脸‘冷静’地做着手上的动作,似乎我这样无措的样子更能挑起他的兴致。见青岚没有再问,我长呼出一口气,却立刻被身后人的动作弄得呼吸一滞。

他的动作突然变得缓慢而轻柔,我甚至感受不到他的抚、摸,这感觉就像身体突然失去了支点,无助而张惶。

他的唇轻轻贴在我的耳际,某个湿热的东西一点一点地舔舐着我的肌肤,在那里留下黏腻的触感,像极了被某种软体动物爬过的痕迹。

我的身体里有某个声音在叫嚣,叫嚣着想要得到更多。我甚至情不自禁地拿身体去蹭站在我身后的男人……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蓦地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那种突来的变故刺激着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我在那些或轻柔、或激烈的动作里得到了极致的快乐……

我的身体瘫软在他的怀里,经过这番动作,他的怀抱却依旧是冰冷如初。

我的身体被翻转过来面对着他,那双狭长的美目里散发出摄人的光。他开始胡乱地撕扯我的衣服……

夜才刚刚开始。

他的暴虐让我心悸,每一次碰撞仿佛都要直达我的灵魂……

他说:“我不喜欢你见那个人。”

我嘲讽地看他。我喜欢做你不喜欢的事。

细密的吻落下,直到抹去我嘴角嘲讽的意味。强烈的撞、击袭来,直至听到我嘴里泄出痛苦的呻、吟。

他说:“你是我一个人的。”

我只能闭着眼睛沉默,沉默地忍耐身上那个人一寸一寸地凌迟我的身体……

突然,他停下来,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专注在我的脸上。一声轻叹,我听到那个人淡淡的声音。

“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喜欢他,那么,我也不喜欢他。”

(因为有亲说把文停在那里很吊人胃口,所以若把这段加上,现在应该不吊胃口了吧?请下周五等待若的归来)

(下面的作者有话说,请亲们一定要看,关于更新的问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