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小说:论皇后的养成作者:豆豆麻麻更新时间:2018-12-14 17:42字数:414064

江南风光好,□□秀丽,秋景更是缠绵。朦胧细雨笼罩水墨山水,更添了十足的婉约。这个时节的江南,在蒙蒙细雨中坐上一叶扁舟随微风细雨而去,更是说不出的闲适安逸。

阿团来的巧,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江南,只可惜,没那个心情而已。

半夏端着一碗血燕从小厨房出来,沿着从甲班一路走过,目光一直在两岸的风景游离。山水皆朦胧,在细雨中更是缥缈。坐船已经半月有余,明天就能到江南了,却总是看不够。怪不得,人总道江南好。

也怪不得,安阳公主要来这里游玩了。

半冬一直在门口候着,见半夏一直看外面,两步迎了上去,笑着道:“虽说这次是来接公主的,好歹也会玩上几天呢,姐姐到时候看个够便是。”半夏也笑了,把手里的燕窝递给了半夏,“你去罢。”

走到船边伸出手去感受江南秋雨的微凉。

半冬进去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太子殿下正在床前看书,姑娘还在榻上安眠。小声的请安后然后道:“太子妃今日睡的够久了,再睡,晚上该睡不着了。”吴桐放下手里的书籍点头,伸手,“给我罢。”半冬把手里的燕窝呈给了吴桐,然后无声的退了下去。

自从成婚后,除了梳妆,姑娘其他的一切事,太子都是亲力亲为的。

吴桐走到榻边坠下,将手里的燕窝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垂首凝视阿团的睡颜。素白着的一张小脸也是一团白玉,青黛色的柳眉弯弯,眉形自然而美好,双颊也是红扑扑的,唯一的缺憾,大约是眼下的青色了。

手(熱门小説网)指动了动,伸手捏住了阿团小巧的鼻子。

柳眉微蹙,眼睛还没睁开,直接伸手拿起了一旁的空枕头直直对着吴桐丢了过来。眼睛悠的睁开,恼怒的瞅着吴桐,“你又闹我!”说完也不理会抱着枕头的吴桐,翻身背对着吴桐,继续睡。

无奈的摇头,伸手连人带被子的捞了起来,捏着她的脸,宠溺无比,“再睡,晚上又该闹睡不着了。”这番好言好语没有任何的效果,阿团更恼了,眼里蒙的雾气更重了,控诉道:“你哪天晚上让我睡了!”

这个禽兽!

还以为是个贴心人呢,那晚居然要了一晚,怎么求都不行!昏睡过去,再醒时人已经到了船上了,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到了船上后更放肆,这,这大好的沿途风景,自己竟是一次都没瞧过!

越想越委屈,泪珠珠也跟着冒了出来,要哭不哭的小模样,真真让人心疼到了骨子里。吴桐心疼的把人抱在了怀里,“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口里说着道歉的话,这行动是怎么回事?

一点一点在阿团光滑的脖子上轻啃,气息也变的炙热,揽着阿团楚腰大手悄悄的探进衣摆,缓缓向上想要品尝顶尖的桃蕊。阿团呼吸也跟着粗喘,是气的!想也不想抓过吴桐刚才随意丢在一旁的枕头,劈头盖脸的对着吴桐敲了下去!

“你就是个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吴桐没有反抗,一动不动的任由阿团打任由阿团骂,绝对的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施施然的端坐,衣冠整齐,容貌俊朗,好一位君子方正。反观阿团,披头散发衣服凌乱,气呼呼的小脸,想得不到糖吃的孩子。

从吴桐黝黑的瞳孔里阿团把自己现在的泼妇样看的一清二楚。

打了几下自己也觉得没劲了,愤愤的把枕头丢在一旁,兀自看着外面的烟雨江南生气,小嘴撅的老高。吴桐侧首把放在一旁的外衣拿起给阿团披上,低头碰了碰阿团粉嫩的双唇,“很生气?”

阿团不说话,嘴巴撅的更高了。

吴桐清澈的眼里闪过一阵笑意,然后眉眼低垂,眼可见的情绪低落了。阿团孤疑的瞅着他,这厮又想干什么?对阿团的视线吴桐似乎没有察觉,只是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很是惆怅。“阿团,我渴望你太久了……”

声音低沉醉人缠绵,如同外面的雨帘声声扣在人心。

忽的抬头,直勾勾的看着阿团的眼睛。

“我是一个成熟男子,我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我知道鱼水之欢,我并非稚子。”伸手扣住了阿团的肩膀,漆黑的双瞳似要把阿团给吸进去。“可自从你走后,不对,从那五年开始,我就不知道这种滋味是怎样了。”

“我无时不刻都在渴望你,我想你想到发疯,我每日每夜都在梦着你。”

在阿团呆滞的时候,吴桐忽的又笑了。“幸好,我们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可是阿团,我真的忍了太久,那几十年陪着我的只有你的灵牌,今生我却只能守着稚嫩的你,你太小了,我什么都不能做……”

眉心紧锁,难受到极点的模样。

阿团动了动嘴唇,脸上的怒气早已消失不见。好吧,自己已经嫁了人,也知道了人事,当然知道这事憋太久对男子不好。太子哥哥他,从上辈子算起的话,这,这得憋了几十年了?这样算来,好像,好像也有情有可原得样子……

有心想说些什么,可这事真的太难以启齿了!踌蹴间,吴桐有些脆弱的笑了,眉宇间难掩失落,“知道了,今晚开始,我睡其他屋子,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阿?

不等阿团回神,吴桐就自顾自的起身,转身要离去?!阿团连忙伸手拽住了吴桐的手腕,“太子哥哥!”吴桐背影一顿,没有回头。阿团瞅着吴桐的背影,我了半天楞是说不出下面的话。这样羞耻的话怎么说嘛!

心慌意乱间扫到了旁边的燕窝。

“我饿了,太子哥哥你喂我吃好不好?”

吴桐动作不变,没有回身,只是低低道:“阿团,我管不住自己,我让半冬进来伺候你。”说着又要往外走,阿团连忙把人给拽住了,直接从榻上跳了起来,光着脚跑到了吴桐面前,直直的看着他眼里的失落。

“我就要你喂我!”

见小笨蛋上钩,吴桐正要再接再厉,视线一扫却看到了阿团白嫩嫩的小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眼睛一冷就拦腰把人给抱了起来,神色不渝,“天越来越冷你还敢光着脚踩在地上!”

别人或许怕极了吴桐冷脸的样子,阿团可一点都不怕!甚至有些欢快的晃荡着小脚丫,伸手拦着吴桐的脖子,娇声娇气道:“太子哥哥你要是走了,我就一直光着脚!”仰着下巴,明目张胆的威胁吴桐。

吴桐被气了。

“我真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阿团得意洋洋,然后骤然失重,惊恐的瞪大眼看着松手的吴桐,还没回过神来又被吴桐给接住了,傻乎乎的看着吴桐。吴桐这才满意了,抖了抖阿团,“还得意不?”手也跟着动,大有不老实接着丢的意思!

阿团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眼睛亮的惊人!

“好玩!”

兴致勃勃的指使着吴桐,“太子哥哥我要抛高高!”

吴桐:……

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笑声,一直守在门口候着的半冬半夏对望一眼,都笑了。半夏还有些感概,“谁能知道姑娘婚后的日子这么轻松呢。”半冬也是如此,赞同的点头。因为要跟着姑娘进宫,自家老子娘可是提着耳朵教训自己好久呢。

不外乎就是宫里不比外面,姑娘身份再尊贵那也是姑娘的,当奴婢的必须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能为主子分忧,也不能光给主子惹麻烦!那宫里个个都是尊贵主,更要时时刻刻小心才是!自己这提心吊胆的,结果一个主子没瞧见!

半夏忽然转头看向了几步外一直守着的侍卫,其中一个方脸横眉看着有些凶横的年轻男子眨了眨眼睛,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半夏眼尖的瞅着他发红的耳朵,再回首看半冬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拉着半冬的手走到了一旁的拐角处。

“怎么样?”

半冬瞪圆了眼装无辜,“什么怎么样?”半夏直接上手捏着半冬的耳朵,“你还跟我装?你以为我没看到你这一路上和他眉来眼去的?你以为我没看到昨晚你们两偷偷摸摸说话呢?!”半冬羞极了,跺脚,“阿姐!”

长姐如母,现在娘不在,自己这个当姐姐当然要好好说道一番了。半冬年纪在这了,也不好再继续耽误了,看着满脸通红的半冬道:“他既是太子爷的侍卫,自然也清楚你的身份,乱来他是绝对不敢的。这侍卫人看着还行,你若是嫁了他,以后也可以继续伺候姑娘。现在你跟我说个实话,怎么样?”

“若是可以,你不用管,我去回姑娘,姑娘也会帮你好好调差他一番。”

半夏苦口婆心的说了许久,半冬才按捺住了羞涩,抿着唇小小的点了点头。

阿团咬着牙,由着半冬半夏一左一右的扶上了早已等在码头的马车,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吴桐丢进这江南水里去!这个混蛋,明明都跟他说了,今天要见安阳,让他收敛点!结果呢?结果又闹了大半宿!

走路都得让人扶着走,两条腿一直打颤!

半冬半夏憋着笑把阿团扶进了马车,然后自发的一人一边给阿团捏起腿来。一开始的时候阿团真的羞死了,被房事折腾的走不动路,说出去不得被人笑死?这快一个月下来,脸皮也厚了,直接掀开帘子瞪吴桐!

阿团是狼狈,吴桐可是容光焕发,清晨的阳光的沐浴在他的脸上,更是衬的他人俊美无比。拉着缰绳看到阿团愤愤不平的小脸,弯了弯嘴角,伸手拍了拍阿团的头顶,“乖,不闹。”

谁闹了?你这是拍小狗呢?

想也不想的挥开吴桐的手,面色不善的再次瞪了他一眼,放下了帘子。看着放的严严实实的帘子,吴桐失笑的摇了摇头,翻身上了马。

随着马车的越行越久,阿团也暂时把吴桐丢到了一边,转而想到了安阳那边。这次出行,并没有派人告知安阳,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生气?若是待会见到自己,一点惊喜也没有只有生气的话,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了。

默默的在心里鼓气,只盼安阳气消了气。

今日天公作美,连绵了不知多少日的秋雨终于放晴,暖洋洋的太阳高挂。阿团就着吴桐的手从马车下来,抬头看向面前的这一处江南别苑,一直抿着双唇,没有动作。吴桐拉着阿团的手,体贴的没有出声,站在原地等待。

过了好一会阿团才勉强笑了笑。

“走吧,我们进去看安阳。”

进了宅子后,阿团没有心情打量这处江南宅院,奴才们的请安也无暇理会,只到处看,怎么没看到安阳?宅子总管请过安后,也很上道,没有任何的啰嗦直接道:“太子妃,安阳公主这会在湖边垂钓呢。”

吴桐起身。

“带路。”

一路上阿团面色平静,只是视线始终盯着地面,手心也冒出了汗。吴桐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劝,沉默的拉着她往前走。终于到了地方,阿团还是盯着地面,吴桐垂眼,从袖口里掏出帕子,细细擦阿团手心里的汗。

直到两只手都变得干燥了才罢了手,然后抬头,看着有些怔然的阿团,薄唇轻启。

“你和安阳自幼一同长大,你觉得,她会记恨你?”

当然不会,阿团毫不犹豫的摇头。

“那就去吧。”退后一步,还把阿团往前推了一步。

安阳还是一身红衣,正坐在湖心的小亭子里,背对着自己。阿团一步一步上前,眼眶也渐渐湿润。她瘦了,只看一个背影就知道,安阳瘦了。安阳左手拿着鱼竿,右手撑着下巴,悠哉又平静的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也不回头。

“不用来伺候,你们玩去罢。”

脚步声顿了顿又继续传来,安阳疑惑的回头,看到了满眼泪水的阿团,手一松,鱼竿就咚的一声掉进了水里。阿团走到安阳的面前,一步之遥却没再靠近。仔仔细细的看她,见她身形是消瘦了,眉宇间的愁容却少了许多,这才略放了心。

良久后勉强笑了笑,低着头不敢看安阳的神情。

“这段时间……你过的,怎么样?”

你,你还讨厌我吗?

没有回答,一片寂静。

忐忑,不安,心越来越沉,眼睛越来越模糊,僵硬着身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忽略安阳的地方太多,对不起安阳的地方太多,哪怕是善意的,伤了就是伤了,不能回避。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然后一楞。

安阳已经近在眼前。

看清了阿团眼里的诧异,安阳罕见的柔柔一笑,上前轻轻拥入了阿团。

“我很好。”

正文完。

he小番外

夫妻和睦,连侍妾都没有,婆媳关系也很好。按理来说,阿团的日子很好过,很舒心才对。可是最近,阿团却日见的开始急躁起来,在吴桐面前却半分都不敢表现出来。请平安脉的太医刚刚停手,阿团就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老太易弯身答话。

“太子妃身子康健如旧。”

明显的失望了,扯了扯嘴角,看了一眼半冬。半冬会意的上前,恭敬的送太医出了门。阿团捂着自己的小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十八岁生皇长孙,自己十七岁的生辰早过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自己的身体很好,太子哥哥的身体也很好,除了葵水日日都在承欢,那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以前不急,那是因为知道自己有【儿子】,可现在,都十七岁半了,他怎么还没到自己的肚子来?!

半夏无声的屏退了其他人。

“姑娘,这事真的不能急,要顺其自然的。”

私下无人的时候,半夏还是习惯称阿团为姑娘。

身为贴身伺女,当然清楚阿团为什么而烦心。心下也是诧异,两人身子都很健康,怎么就一点消息都传不出来?好在太子殿下看起来并不着急,就连皇后娘娘也是,从未问过,也没塞过人。

可就是因为这样,姑娘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没错,阿团确实越发的急躁了。成亲时就知道皇后娘娘有多盼望孙子的到来,那时候想的是顺其自然,可现在都两年多了,居然还没消息!母后不仅没有催,连问都没问过,还压下了宫里隐隐的谣言!

母后这般,自己怎么对得起她?!

就连阿娘都在着急,她虽然说着太早要孩子不好,可私下里早已收集了好多生子的偏方!阿团闭眼靠在椅背后半响,最后无奈的睁眼看向半夏,“你让娘把方子送进来吧,你亲自去抓药,做干净点,别让太子哥哥知道。”

“奴婢晓得,姑娘放心。”

半夏应了,转身出去了。

吴桐踏进寝殿的时候脚步就顿了顿,抬眼看向了一脸正常的阿团,面容平静的上前,“今儿怎么想起熏香了?你不是不爱熏香么?”今日的寝殿,香味扑鼻。阿团轻笑这递过手帕给他净手,“母后那的熏香,我闻着好闻,要了点儿来试试,感觉怎么样?”

“还好。”

吴桐净手后将帕子丢到一边,然后长臂一伸直接把碎不及防的阿团捞进了怀里,直直的吻向了她的唇。眼神一冷,果不其然尝到了药味,不理阿团的惊慌,直接对着江万里吩咐,“宣太医!”

“不准去!”

阿团喝止了江万里的脚步。

看着面色不善的吴桐,知道这事瞒不了,挥手让其他人都退下去了。不高兴的坐到一边,“你怎么这么聪明?这么点小事都能察觉出来!”吴桐沉着面色,紧紧的拉着阿团的手,“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吃药的?”

阿团纠结的看吴桐,知道太子哥哥对自己很好,可他如今都快二十三了,膝下居然一个孩子都没有!自己在后宫都有流言了,他在前朝肯定也是不平静的。可他从来没跟自己说过,连提都没提过。

“到底怎么了!”

吴桐急了,死死的看着阿团的眼睛。

知道瞒不过去了,阿团也不瞒了,索性把事情都说了。

末了,拉着吴桐的手,有些忏愧。“太子哥哥,对不起,是我不争气,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些偏方都是阿娘找来的,听说蛮灵验的,希望过段时间有好消息传来。”

吴桐的反应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哭笑不得的看着阿团。

“你真的想现在要孩子?”

阿团不明所以的点头。

像幼时那般揉着阿团的头顶,温声道:“那你也不用吃那些苦药了,三个月之内,咱们一定会有孩子的。”见吴桐说的这般笃定,阿团还以为他是照着上辈子的事情来算的,更加不安了。

“那孩子若是和上辈子一样,现在也该到我肚子了,现在还没来呢。”

“不是。”吴桐摇头,解释道:“是我喝了药,所以才一直没有孩子。”“什么?!”阿团嫉妒震惊了。也不用阿团继续发问,吴桐自觉交代了。“上辈子你生了老大后身子不好,生老二的时候更是亏损的厉害。”

“我问过太医,说是太早生子的缘故,所以这世想晚点。”

“却没成想,倒让你急了,是我不该。”

这番解释让阿团的心情纠结到了顶点,感情自己烦躁了这么久,始作俑者就在眼前呢!不过他是真的为了自己好,所以这气又生不起来。阿团无语了半响,最后也只得道:“药停了吧,我会好好保重身子的。”

也行,老大生了,后面的孩子晚点,等太医点头了再怀不迟,吴桐也同意了。

烦恼许久的困境就这么解开了,阿团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笑意刚刚扬起却是一顿,有些恍惚的看着吴桐,不确定的道:“会是他吗?”

那个,自己从来没给过半分关怀却可以为了自己冲入火中的孩子。

吴桐默然,也想起了那个自己给了他所有却独独没有给父爱的孩子。叹了一口气,大手坚定的覆在了阿团的手上。

“会是他的,上辈子我们欠他那么多,他一定会来索要的。这一世,可得好好补偿他了。”

“恩。”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