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残毒

小说:一代皇后――兰若兮作者:兰语芳霏更新时间:2019-01-22 10:57字数:115927

    “看见这千羽阁我就生气!哼!”颜儿在外面嚷着,“别人住过了给我,我才不稀罕呢,我要舅舅建一个更好的给我!”

  慕风皱了眉头,歉意地看着若兮:“若儿,你略歇歇,我去看看。”若兮一拉慕风的衣角:“答应我,不要和颜儿生气,就当着是为了我好吗?”看她那么真诚的眼神,慕风的心都软了,心道:若儿你太善良了!又不忍拂了她的意,隧点头道:“好,放心罢。”

  “二公子?”颜儿惊讶的声音,“你怎么在这里?”“有什么不对吗?说了多少次了,姑娘家应该有点姑娘家的风度,动不动大呼小叫,怎么越大越没规矩了?”只听慕风冷冷地道。

  “二公子,我,我的脸好疼啊。”颜儿嘀咕着。“你怎么了?”慕风显然已看见颜儿脸上的伤口,“你不是和若儿上街去了吗?怎么弄的?”

  “我们是,是上街去的,可是后来不知道兰小姐去哪里了?哎呀,二公子,我还要去看郎中呢,你瞧我的脸都肿了,都是因为你那个兰小姐了,也不知道拿了我的玉环去哪里了?我先走了,二公子。”听声音颜儿似乎是惊慌失措地顾自走了。

  若兮听着颜儿的话,内心早已凉了半截,天,她竟然这般歹毒!半晌慕风方进来房里,过来拉着若兮的手急急地道:“若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颜儿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一个人呆在后山?快说给我听。”

  若兮细想了想,此刻解释了又如何?慕风如若知晓,必不饶了颜儿,那颜儿自然又会加倍憎我,有何益处?况且自己已无大碍,就算说了,也并无实据,只怕还会被她反咬一口,不如随便搪塞了事。想定方微笑道:“我闲着没事,随便走走哪知道就出了后门,林子里倒有些阴森森的,让人害怕呢,哪知道你就找来了。颜儿原答应和我一起出门去的,后来见我走散了可能就自己去了吧。”

  慕风自是不信,正待细问,却见若兮有些恹恹之态,担心她累了,于是就止了念头:“那你好好歇息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一直看着?”若兮调皮地一笑,“我要一直睡到天黑呢。”

  “那我也一直看着,等你一睁开眼睛就能见到我。”慕风握了若兮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快点闭上眼睛,乖乖的睡着啊,等醒过来那鸽子汤也该好了。”

  若兮听话地闭上眼睛。

  小月早过来了,捧了一小碗冰糖燕窝,见若兮已睡了就小声道:“二公子,刚刚让厨房收拾的,先放着吗?”

  慕风想了想,伸手抚了抚若兮的脸颊,她却睁开眼睛,眨眨眼睛说:“怎么?不是要我乖乖的吗?你倒又来惹我,我不睡了啊。”

  “好,起来把这燕窝吃了再睡吧。”慕风见她并没有睡着,就接过小月手上的青花小碗,“可别辜负了小月这份心。”

  小月也笑吟吟地道:“兰小姐,您尝一点吧。”若兮只得起身,欲接了那碗,慕风却不让,他眨眨眼睛说:“让我试试,我还从未伏侍过别人呢,给一个机会嘛。”小月一笑早退了下去。

  看他那么细心地一点点舀了燕窝喂自己,笨拙的样子既好笑又令人感动。 “你对我真好!”若兮叹道,“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呢?是上天安排我来对你好的,你可不许拒绝啊。”慕风深情地凝视着她,心想这一生除了你谁还配我对她好呢?

  慕风看着若兮慢慢合上眼睛,沉睡了,方起身放了那碗捧了一卷书过来,守在床边。

  一会儿却见小月上来悄悄道:“二公子,颜儿小姐哭闹的不行呢。”“闹什么?”慕风头也未抬不悦地道。

  “郎中说,说她那张脸似乎,似乎……”小月突然地吞吞吐吐起来。“她那脸怎么了?我瞧着似乎肿了老高,怎么回事?郎中说什么了?”慕风皱皱眉头道。

  “郎中说那张脸似乎保不住了,恐怕以后要大面积溃乱。”小月匆匆的道。“颜儿小姐正哭闹不停,她说都是因为,因为兰小姐的缘故。现在连夫人也惊动了,老爷怕是也会晓得的。”

  “因为若儿?”慕风看一眼已睡得香甜的若兮,疑惑不解,找着若儿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后山,而且浑身无力,手脚绵软,问她,她似乎并不愿多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走,去看看。”走出几步又回头道,“小月,你在这里陪着兰小姐,一步都不许离开,等着我回来啊。”

  小月答应了,慕风匆匆往颜儿住的秋水斋去了。

  秋水斋早已闹得不可开交了,颜儿哭闹不止,夫人连连哄劝着她,两个熟悉的郎中在一边不住地叹气。

  “怎么回事?”慕风进门先叫了姨娘,又皱了眉看看颜儿。

  “风儿啊,你可来了,快来瞧瞧。”夫人慌忙道,“颜儿这脸是怎么回事,郎中也没得法了。”

  那两个郎中也忙忙的过来见过慕风,一个说:“二公子,小姐的伤是毒蛇所致,可是那蛇却是罕见的追风白,一般只有异域才有,中原很少见到,只怕是不能够了的。”

  另一个道:“这种蛇如果不能完全解毒,只怕是下颌处开始要慢慢的溃烂了。我们此刻也只能暂且控制住毒液乱窜,三五日之类要立即找到蛇毒解药才是。”

  “这么严重?”慕风和夫人对视一眼,暗吸了一口凉气,颜儿在一边早又哭将起来。

  “幸好中毒之始已被吸出了大部分毒液,否则此刻已经不中用了。但那吸毒之人只怕已经不行了。毒一入口,赛过砒霜啊。”郎中叹道。

  颜儿却突然不哭了,她睁着已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道:“吸毒的人已经不行了?”

  “是啊,半个时辰内必定丧命。”两个郎中都惋惜地点头。颜儿眼神闪烁不定,她看一眼慕风道:“二公子,你可要救救我啊。我可是为了兰小姐才被那毒蛇咬伤的。”

  “若儿,你是因为若儿才被毒蛇咬伤?到底怎么回事?”慕风急道。

  夫人也急切地道:“那兰小姐呢?她有没有受伤?她现在哪里?”“兰小姐么?”颜儿眼波一转,气乎乎地道:“她说了陪我上街去的,后来却拉着我非要去后山逛去,我就陪她去了,哪知道半路上遇见了蛇,我怕她踩上去,就把她推到了一边,后来那蛇便咬了我,她说回来叫郎中就没了影子,我等了半天只好自己回来了。”

  慕风听一句叹一句,他明白若兮根本就不是那种人,他突然想起见到若兮时,她浑身绵软无力的样子,难道她竟帮颜儿吸毒了?此刻岂不是危险了?这样想着,突然对那郎中道:“快跟我来!”两个郎中不解:“难道二公子已有了治疗的办法?”“别罗嗦了,救人要紧!”又回头瞪视颜儿一眼:“你好狠的心!竟然自己回来丝毫不管替你吸毒的人。”然后匆忙去了,两个郎中也只得后面跟上。

  颜儿吓了一大跳,她分明看出慕风眼里的恨意,他显然已经猜出是若兮给自己吸了毒的,回头看一眼夫人,却见她也正疑惑地盯着自己,忍不住心虚道:“夫人,你累了就回去歇着吧。”“颜儿,我问你,是谁替你吸的毒?”夫人眼神凌厉不容置疑。

  “是,是,是一个不知名的过路人,吸过他就走了,我也不认识的。”颜儿小声道。

  “兰小姐呢?她真丢下你自己走了?”夫人又问。“是,是啊。”颜儿嘀咕着,夫人也不再说什么,起身带了丫头出门去了。

  慕风早带了郎中往千羽阁去了。若兮还在沉睡,小月见了郎中只得闪身躲进一边帷帐后面,慕风一心记挂着若兮也不顾那么多了:“小月,过来,替小姐挽起衣袖。”

  两个郎中换着把了脉,探视良久出来,异口同声地说:“二公子,小姐的确也中了蛇毒,现在已是昏迷之中。”

  “可严重?怎么解?”慕风急了,“你们一个一个说来。”“看神色倒像是解过毒了的,可是脉象微弱,只怕是扩散的迹象。”

  “怎么讲?”“的确像是解过毒,好比是解药把那毒气凝结成了一团,只等排出来方能起到作用,可是眼下毒气团似乎又被什么冲开了,所以又逐渐的扩散了。”

  “这可如何是好?”慕风看着若兮似乎沉睡的样子,这一睡什么时候才能醒转来?

  “当紧的是要弄清楚刚刚的吃了什么或是喝了什么不曾?”一个郎中思索着。 “燕窝,刚刚的进了半碗燕窝。”慕风急道。

  “难怪,就是那燕窝作的怪。那东西寻常人饮了倒是大补,可中了那追风白的病人却不能饮用,原是相克的。好,我来用银针试试看看能不能化解开来。”

  慕风急忙带那郎中进去,数十枚银针下去,半晌取出来,颜色都是乌黑的。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