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小说:梦见师作者:扇子姬更新时间:2018-12-15 17:02字数:149598

夕雾山庄要办喜事了。

这对山庄中所有的人来讲都是件不平常的事。我终于知道之前所谓的那些蚂蚁们没见过的事情是什么了。估计大部分的人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在这个夕雾山庄,会办一场以成亲为目的的喜事。前任庄主姜烟是个被男人伤透了心的变态,自然没有办过喜事。本以为到了素雪这一代也就这样,却未曾想到她是个特别的。

我说姜烟她是个变态,倒不是因着她养了许多漂亮姑娘在庄子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我年纪再大一些,亦经历过她那样乱七八糟的事情,自然也觉得听话懂事的漂亮姑娘要比没事只会惹自己生气的男人强得多。可是我觉得不会折磨她们,大家都是女子,何必为难别人呢。

师父和师兄们都说,即使像我一样山中长大的野猴子一样的姑娘,也是需要宠的,女孩子天生就不该受委屈,如今的女子过的原本就不易,若是没人宠着点疼着点,这一辈子委实会过得太艰难。

幼年初初听到这番话时,我并不明白女子过活不易是个什么道理,知道后来折子戏和话本看得多了,以及听了师兄弟们游历各国回来给我讲的见闻后,才体会到了师父的一番良苦用心。

如今作为女子,确确是难了些。

譬如之前我说过的那个寡妇,死了丈夫,家中又没几个银钱,日子过得本就凄惨,偏偏她死了丈夫却没有死了婆婆。这个婆婆也是不好相与的,他儿子在世的时候就对儿媳妇百般刁难,这下子儿子没了,更是天天骂她丧门星。据闻那寡妇原本未嫁人的时候也是个知书达理的,随时小门小户出身,可到底也识过几个字,读过几天书,这在普通百姓人家里已是极为难得。可就这样一个人,在丈夫死了不到两年的时候,小半条街的男人都变成了她的裙下之臣。

虽然由于她长得漂亮,以至于大部分男人在这件事情上都睁只眼闭只眼,说不定还想着哪天能做一次入幕之宾分一杯羹,因此没有把她浸了猪笼,可是她仍然没有比她死去的丈夫多活多久,在她跟别人有了收尾一事被发现没多久,便悬梁了。

然而这并不代表一件事的结束。不晓得她想未想过,她的死变成了街头的新谈资,男人们觉得有些可惜,到底是个漂亮的还是死了丈夫的好拿捏的女人,这样死了委实可惜。可是他们也最多还是可惜了一下,之后依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甚至那几个与死去之人有着关系的,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最惨的一个不过是被家中的老婆骂了一顿,仅此而已。

而女人们的议论则更是恶毒,竟是觉得,既然她有死的勇气,为何有人第一次招惹她的时候不去死呢?到底还是不知廉耻罢了,况且,一个巴掌拍不响,她说起初是有人强迫了她的,可谁知道事情呢?谁知道是否是她不甘寂寞了呢?她们一边这样议论着,一边想着幸亏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女人对女人的恶意总是很可怕的。我有段时间甚至觉得,深宅大院中的女人真是可怜,一辈子被困在那么个四四方方的笼子里,靠着丈夫或者儿子过日子,而丈夫不是她一个人的丈夫,儿子也不一定是她一个人的儿子,说不定上面还有个不待见自己的婆婆,巴不得自己过得不顺心;等熬到了公公婆婆去世,儿子娶了妻,再变成那样的婆婆,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这样的日子,图的是什么呢?

我曾就这个话题跟师父深入探讨过,师父他作为我的父亲一样的存在,我很好奇他到底晓不晓得一个女子到底想过什么样的日子,这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了他想把我教育成什么个样子。犹记得师父当时沉默了一会儿,眼中带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深沉,缓缓道:

“不过图自己顺心罢了。因贫穷吃过苦的,想的不过是顿顿吃肉日日新衣;而越是衣食无忧的,想的便是如何能在不缺吃不愁穿的情况下更无忧。无论男女,世人追求的东西,大多只是为了个顺心。可是追求顺心的女子,能够依靠自己便达成目的的太少,因此大部分人的希望便都在自己的夫君身上。久而久之,本是为了自己过顺心的日子,便成了为了丈夫过的日子。”

我觉得师父说的大有道理,不愧是一门的掌门,看的就是比别人深远。同时我也安了下心,师父既然能与我说出这样的话,想必并不希望我做一个那样的女子。

因此我讨厌姜烟。若是仇人便罢了,可那些女子与她无冤无仇,甚至有的与她同病相怜,她也能狠得下心,足见这个人心里有多么的变态。

这样的变态培养出的素雪夫人,不晓得算不算另外一个变态。但我晓得,在世人眼中,敢于将自己嫡亲的兄长洗了脑并骗他说自己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的女人,不是变态也走在了变态的路上。

我看着素雪夫人的样子,却隐隐有些心疼。

夕雾山庄要办这种大事,自然是不能让我和凌然知道,因此我俩被扔出了山庄。没了碍事的人,这里又是她自己的地盘,素雪夫人她很开心,就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连脸上的娇羞都像了十成十,兴奋地在各个山庄中视察着,看着对各个地方的布置指指点点,她还甚至学着民间的习俗,亲自绣了绣自己的嫁衣。

虽然只需要意思一下随便在上面绣点什么,可是她活了这么久,手上沾过血,拿过剑,却头一次拿起绣花针,左扎右扎之下,针全都扎到了自己的手上,好在嫁衣本就是红色,倒也看不清那隐隐的血迹,辛苦了大半个晚上,终于在擅长绣花的美人(男)的帮助下,在右手的袖口上绣了多歪歪扭扭的莲花。

我想,这已经尽了她最大的努力了。

我失了忆的三师叔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满目的喜气洋洋,他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看着榻边有个美人红着眼睛,一时间也是心动。

我想,三师叔果然还是对她有感觉的。宿雨对我说,当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到极致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他的心里都不会忘记他。

素雪夫人说他们两家是世家的交情指腹为婚,三年前的一场意外双方父母都逝了,一直以来都在相依为命。如今好不容易出了孝准备成亲,前阵子不知怎么的,他又一不小心掉下了山崖,一直没有醒来。而她为了给他冲喜,匆匆订了日子,双方现在都是孤儿,既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成亲的日子本就是两人商量着来的,她如此一番,还望他不要怪罪。

三师叔虽是失了忆,可并未失了心智。他这样一想,这女子如此对他,他又怎可能怪罪。而此时单纯到了右历山的三师叔更是觉得,她应该不会拿自己的一辈子骗她,稍作思考之后,他觉得既然时间都订了,庄里又在准备了,就这样了吧。

他以为素雪夫人用自己的一辈子不会骗他,却不晓得,她正是想用自己的一辈子来骗他的一辈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