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

小说:太子的位面系统(清穿)作者:箫一然更新时间:2018-12-14 17:07字数:272623

乔恩假扮太子的时候所制造出来的危机,在一年之后才算是全数摆平。这期间蕙宁又怀上了孩子,胤礽在高兴之余,每日必做的事就是安抚这个因为怀孕而明显身材走样的爱妃。蕙宁哀怨道:“殿下,能不能别把我当猪养啊,再这样发展下去,我都走不动道了。”胤礽摸了摸蕙宁那叠出的双下巴,笑道:“怀两个可不比怀一个,你不吃孩子又怎么能长的好,乖,再坚持两个月就好了。”蕙宁泪奔,悲不择言,“那你为什么让一怀怀两个,我现在翻个身都翻不动了,弘皙都开始嫌弃我了。”胤礽哭笑不得,揉着蕙宁的腰,虽然差一点点就要揉不过来了,但还是揉着道:“下次争取让你怀一个可好。”蕙宁抬起头,咬着唇,道:“殿下,你的手在摸哪里呢。”胤礽面不改色,把手又往蕙宁的掖内揉了揉,“待生完了,估摸着也没这个态势了。”言外之意,不趁现在摸摸,以后就没机会了。蕙宁彻底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地挪开了胤礽一寸,然后又被他轻松地贴了上来……

再说那新的位面领域,胤礽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了,哪怕约翰时常会给他留言敦促,他也没时间再去打理,更不打算买机械人来代理,于是便拖到了蕙宁产下双胞胎女儿,才把他们娘儿仨一起带了进去。倒不是为了新奇,而是在宫里的医疗条件有限,两个女儿又不足月就产下了,这便带到空间里运用科技位面的先近医疗设备监护着,直到孩子们各项机能都与常人无异了才带回到宫里。

蕙宁沐浴后回到寝殿,见胤礽很是宠溺地一手揉着一个女儿,这便放轻了脚步,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很是心满意足。胤礽待把女儿哄睡后,就拉着蕙宁去了外间。月台上,胤礽夺过蕙宁手里的浴巾,“不是让你别再晚上洗头。”说着轻轻替她拭起湿发。蕙宁却转回身,环上胤礽的脖子,由衷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胤礽却有他的理解,低头亲了亲蕙宁,道:“那你打算如何补偿我。”蕙宁却道:“我们在那里待了那么久,你是如何不让宫里发现的。”胤礽也不答,不太满意地在蕙宁身上摩挲着,最后又把手滑到她脖子后,揉抚着湿发,将她拉近,“你是不是又背着我把那些汤水倒了。”这身材恢复的,比生弘皙的时候还要快。

蕙宁撇嘴,道:“怎么,你喜欢胖子不成。”胤礽只是贴抵在她的耳畔喃喃细语了声,让蕙宁耳根乍红,娇嗔着要把胤礽推开,最后还是半推半就着随胤礽去了另一个房间。那里有许多蕙宁熟悉的数码产品,只是当四周的帷幕落下的时候,她禁不住被投影到帷幕上的影像惊的捂住了双眼。胤礽却把蕙宁拉着一起倒进了正中央的水床上,看着极具情趣的成人影片,饶有兴致道:“你看过这个。”胤礽脸不红心不跳地问着蕙宁,顺势吃了一盏西域进贡的葡萄酒,也不噎下,翻身就准确无误地送进了蕙宁口中,缠绵着至到她咽下,才道,“你还没回答我。”蕙宁心跳加剧,胸口不往起伏着,想说什么,却被满眼充斥的极致画面所震慑,最后竟然说了句,“前儿我又瞧见老四他们几个鬼鬼祟祟的,想必又是在密谋着什么,我……”胤礽蹙眉道:“这些事情不要你操心,放着我来就是。”说着已在不知不觉中将蕙宁的双手束在了床头。

蕙宁心下突突不已,挣了挣手,陪笑道:“殿下,你该不会是想……”玩s.m吧?这也太重口味了,她以前虽然看过不少漫画,但亲身上演还从来没有过。胤礽却道:“你果然看过这些东西。”

直至胤礽食髓知味地再扣着蕙宁的下颌舔抵的时候,蕙宁已被撩拨的央求了好几次,虽不愿承认,却实实在在迭起了几次。待胤礽将束在她腕上的绸带解下的时候,蕙宁竟报复似的反欺到了他的身上,只听她说:“礼尚往来,殿下也试一试吧。”胤礽挑眉,自认自制力尚能承受的住蕙宁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挑`逗,却没想到一向羞于此事的爱妃也被逼得豪放了起来,虽无技巧,但她却不可不谓是个好学生,把刚刚用到她身上的全数都如法炮制地还了回来。胤礽承认自己被惹火了,加之蕙宁欲拒还迎的诱惑,使得胤礽忍无可忍,最后竟也挣断了绸带,将蕙宁反摁在了身下。

直到蕙宁在自己的臂弯下沉沉睡去,胤礽才下了床,替蕙宁把锦被掖好。再看那倒映在帷幕上的影像正愈演愈烈,他却没有丝毫的兴趣,待把影像关了,便就悄悄出门去了。

伽瞳的耐心足以证明死亡位面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已经十分堪舆,胤礽也不是有意为之,只是这一长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太多事情让他无暇顾及。如今所有的事宜都告一段落,他便立马重新布陈了位面商店,待去联盟注册后,就正试向外营业。

由于此番升级后可以交易有生命的动植物,所以胤礽已经不再花心思往商店里放什么样的商品以吸引其他位面的商人,他把位面内可利用的空间都种植上绿植,再养一些飞禽走兽,简单又不费劲。

伽瞳被邀请来的时候还不太敢相信这个空间就是胤礽的,一走进商店的时候他就被那满目充斥的绿色所吸引,只在店内一个深呼吸,恍似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能量一样,精神看起来格外的抖擞。胤礽乐见于此,作为新位面的第一个买家,他免费给伽瞳提供了大量的植被,树苗以及花种,见伽瞳有些激盈,胤礽笑道:“倘或这些还不够,我还可以给你提供水资源和土壤。”伽瞳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谢意,本想着把自己另一件法器赠送给胤礽的时候,被他婉拒了。

胤礽道:“这个位面空间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至于那个,我想它对你或许更有帮助。”见如此,伽瞳也不强求,只是在临别的时候向胤礽深深鞠了个躬。

由于胤礽现在的等级已经是高级,他已经可以设置对商店的外来访问权限,除同等级商人外,其他低等级低信誉的商人根本进不了他的商店。加之胤礽一直以诚信经营为主,他的信誉与道德在全位面也排上了第一位。许多科技位面的商人想要跟胤礽合作,却都因无法跟他联系上而懊恼不已,转而又纷纷向联盟求助,希望可以去到胤礽的商店。约翰也是不堪其扰,这便找上了胤礽,不想却看到胤礽正带着老婆孩子在郊外散步。

蕙宁倒是很意外,这个位面就像是独立的星球,商店只是凌驾于这个位面之上的虚拟空间,位面商人可以进入到那个虚拟空间,但要进入主位面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便碰了碰胤礽,道:“我说殿下,那边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闯入了我们的私有领地,我们是不是要把他驱逐出去。”胤礽笑道:“爱妃少安毋躁,那个奇怪的东西是我放他进来的。”蕙宁嘴角搐了搐,心说殿下,你的转变弧度要不要这么广阔,我有点适应不来啊。但还是乖乖的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宫里。

回宫后,蕙宁趁着胤礽不在,便和小虎皮探讨着有关如何完成她的终级任务这个话题。小虎皮自从变身以来,整个格调也跟着往上抬了好几个档次,对于蕙宁这个被系统抛弃的废柴,它一点也不含蓄地戳道:“我觉得那个虚拟任务失败以后,再想要完成终级任务怕是不可能了。”蕙宁惊道:“不可能是什么意思?”小虎皮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本来完成虚拟任务以后就可以坐等斗破众阿哥,与太子携手奔向皇位,随即宣告满级,游戏结束。”蕙宁听的频频点头,不想小虎皮却补充道:“只可惜,这一切现在看来都是梦了,虚拟任务失败后,就意味着要绕更大一个圈去完成另外难度更大的三个附加任务,不太大意的说,就以你的速度,耗时少说也要七十年以上。尤为重要的是,就算让你完成了终级任务,我想以太子的个性,他也会追到未来去把你揪回来。”

蕙宁僵着脸道:“不至于吧。”小虎皮却正儿八经道:“以我的分析,这个可能性为百分之百。因为科技位面早就研发出了时空穿梭的机器,太子要去找你简直轻而易举。而且据我所知,为防止一些不法行为,科技位面的时空穿梭机器只能穿梭向前,而不能倒退。所以,除非是太子不要你,否则你休想逃出他的五指山。”蕙宁咬指,满脸扭曲道:“依你的意思,那我还能做些什么。”小虎皮笑道:“你要做的事情可多了,撒娇卖萌抱大腿,斟茶递水暖被窝,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是,多造人,让他死了那条让其他女人替他生孩子的野心。”听完小虎皮说的,蕙宁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应该先去洗洗睡了,也许睡醒之后发现这一切都是梦。

只是这个梦似乎有点长,长到她家的两个妹妹都嫁人了,她竟然又替胤礽生了三个孩子,而她不过三十岁年纪,看着膝下围拢的六个孩子,她甚至还没斗破一个阿哥。虽然每天都感觉到数字军团投递而来的深深恶意,但只要一看到胤礽那满眼写着放着我来的字眼,她又觉得自己那么拼干嘛,有这么一个除了生孩子外全能的夫君,她不是应该看戏就好了。

抱着这种心态,蕙宁一不小心又怀上了。原本在生完上一个的时候她就发誓再也不生的,可是胤礽他实在是太.给.力了,每当她萌生出要去斗阿哥的心思时,他就有办法让她怀孕。一时间蕙宁似乎想通了,如果注定不能完成终级任务,如果女人这辈子非要跟一个男人,那个最好的不是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蕙宁带着她和胤礽的第七个还在肚子里的孩子走出了太子宫,她觉得好的胎教才能给孩子好的性情,这些从数字军团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所以蕙宁决定在以后的人生里,要给孩子们灌输满满的正能量,就从肚子里这个做起。

当惠妃看到太子妃抚着微隆的肚子朝自己问好的时候,惊的眼皮直跳,待太子妃去后,忍不住问身边人,“她是不是生孩子生傻了。”

有这个认知的不仅是惠妃,一众后妃也都从不同程度上感受到了太子妃过于热情的表现。甚至让数字军团的几个领军人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连关系向来不好的大阿哥和四阿哥也凑到了一起,只为研究太子意图为何。

胤礽听说这件事还是从康熙口中,他原以为惠宁会为了他去和那些阿哥作对,或是说收集他们结党营私的证据。却万万没想到她会以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去克敌,显然,成效大大出乎人的意料,却是出奇的好。

蕙宁当然没想到自己几个小小的善意举动却带来了如此大的效应,“我真的不是有意为之的,要是知道这样做能够让他们乱了阵脚,那我天天都去他们跟前晃一晃。”胤礽笑道:“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如果刻意为之,大概就没有这样的成效了。”蕙宁撅嘴,又笑道:“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好事一件。”胤礽道:“这事到这儿就算了,别再做其他没有意义的事,只管在宫安心养胎就是了。还有,你最近穿的鞋子是不是不对?”说着指了指蕙宁脚上的花盆底,如果他没记错,之前蕙宁在怀孕的时候她可都是穿平底的绣鞋。

蕙宁笑道:“殿下,以前是怕行动不便所以才不穿花盆底,这回才发现,其实穿这个鞋才会更加小心谨慎,行动也比以前和缓了不少,相较而言,还是这个好。”胤礽却是将信将疑,道:“不管怎么说,待肚子再大些就换回去。”蕙宁欣然答应了。

经过这些年的铺陈建设,铁道线路已经遍及了大半了大清朝的各大省府,有的枢纽地域还实现了县域铁路的贯通。工业发展亦如雨后春笋般从各地冒起,大批的外国商人也带来的雄厚的资金在清政府的地域上建厂生产,整个清朝的经济从明未以来的萎靡正一步步走向复苏。年近六旬的康熙看着他治下的国家愈发繁荣富强,心下百感交集。每一位在位的皇帝都期望着在本朝内创下卓绝的政绩,给后人以榜样。展眼全国,他觉得他是做到了,先不论后世如何评说,随便捡一件出来也是前人所无法比拟的。但有一件事却让他忧心不已,他的那些儿子,自从太子几次监国以后,他们兄弟之间似乎就产生了嫌隙,他们正在孤立太子。尤记得那些阿哥小的时候皆以太子马首是瞻,跟进跟出很是和睦,他不愿相信是因为对权力的奢望才使他们产生了这样的转变。经过了这么多事后,康熙坚信他的太子会是一个好皇帝,他不允许一切不怀好意的窥视。

在经过很长一段时期的思考后,康熙召见了四阿哥,没有任何史官以及宫人在场,只有他们父子俩。

其他的阿哥们都很着急,他们虽然表面镇定,心里却是煎熬的,这从养心殿外频频出没的不太脸熟的宫人就可窥视一二。

蕙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听说康熙把四阿哥召去谈了半天话也没放出来,兴奋的冲进了书房。在看到胤礽投射而来的目光时,又乖乖地放缓了脚步,慢慢挪到了他身边,而后一把夺了他手里的手往旁边一丢,旋身坐到了他腿上,喜道:“皇上终于看不下去找老四了,一大早就进了养心殿,到现在还没出来。”

胤礽置若罔闻,只是抬手抚了抚蕙宁那高隆的肚子,而后才道:“你已经是六个孩子的母亲了,为什么还是这么莽撞,难怪弘皙会嫌弃你。”蕙宁气结,“殿下怎么能这么伤人呢,弘皙那是嫌弃我吗?他那分明就是少年老成好不好。”说着才想起重点,“趁着这个机会,殿下赶紧去皇上那儿上疏吧。”胤礽淡淡道:“说什么?”蕙宁摆出正经脸,道:“说他们如何排除异己,怎么结党营私,无论哪一条,都是皇上深恶痛绝的。”胤礽凝眉,又往蕙宁身上一阵摩挲,叹道:“吃了这么多好东西,怎么还是一点不长进。”蕙宁咬唇,“谁说吃好东西就能长进了。”说完以后才领悟到这话真正的含义,要生气的时候又想起肚子里还有一个,这便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长长的吐出去,才再打起笑脸揉了揉胤礽的胸口,慢慢的掐了一把后才算解气。

胤礽也不恼,待蕙宁出完气后就把她放到了圈椅内,自己则出门去了。身后蕙宽追问他去哪,胤礽只道是去养心殿。蕙宁怔了一回神后,乐的什么似的。只是胤礽去养心殿并不是如蕙宁所想的那样去给老四落井下石,恰恰相反,他是去给老四他们求情的。康熙在欣慰的同时,更悲愤于其他几个儿子明明和太子是手足,却丝毫没有一点仁人君子该有的气量,这便痛下决定,把几个身居要职的阿哥都调去了其他无足轻重的职务上,就连他一向喜欢的十四阿哥也被缴了兵权,调回京师派了一个闲散的职务。

这时,老四索性辞去了所有职务,闭门修身养性起来。胤礽知道老四这是在以退为进,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从他主动提出的那一刻起,胤礽就再也不会给他有复出的机会。如今朝野上下,尽皆太子嫡系,数字军团的势力正在无形中被瓦解殆尽。

许多年后,当弘皙听到他母亲在讲述父亲的这段过往时,他竟狡黠道:“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让他们从一开始就死了那条野心。”蕙宁追问怎么做,弘皙道:“跟他们挑明自己是从后世重生回来的。”蕙宁嘴角抽搐着转向胤礽,不想胤礽不仅十分赞许弘皙的做法,还补充道:“还可以给他们吃些英年早逝的药,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了。”蕙宁满脸黑线,“这么恶毒,你们俩才是穿来的吧。”不想他们父子俩异口同声道:“开玩笑的,瞧你认真的,我们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