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肥羊与狮子

小说:崛起的孱弱者作者:水番智虫更新时间:2018-12-14 17:03字数:187223

看到示警火箭讯号,知道伏击失败的帝国骑兵很快通过城东大桥来到白河南方,并在南部桥头1000米左右的地方找到了失去生命的战友和失去主人的战马。 平原骑兵军,第三团团统领从自己4岁的战马上翻下,蹲在其中一具烧焦的战友尸体旁,用手扳开他烧得不成样的嘴唇,却看到湿润光洁的口腔。

骑兵第三团团统心底暗暗诧异,暗暗推敲:“是被猛烈的火烧死的,可是周围没有任何可燃的物体。而且一起来的是50名骑兵,着火了竟然没时间跑向白河灭火?”

第三团团统郁闷地作个侦察手势,久随他北征的部下马上散出20人到四处查找敌人的行迹。

近来第三团也不好过,虽然驻地不在城西,不像第一第二团还没反抗就被小小的猴子淹没了。也没有装备大量防具,不像第四第五团被派在城中央进行巷战。但是第三团近段时间跑桥的次数比以往10年的还要多,几乎城东北的白河边出现人影,第三团就要从城里的吊桥上跑一趟,只不过一次攻击都没有发动过。

等今次终于确定是可以攻击的敌人了,而且把简易陷阱也布置下来,城内的城防军也作好了配合准备,想不到敌人鼻子比狗还灵,竟然绕路跑了。

再派出5队人去侦察敌人的情况,不料屁都没放一个,就全部被莫名其妙烧死在桥头不远处。呃,虽然没有放屁,示警火箭倒是放了一个。

敌人,到底是什么敌人这么难缠?竟然敢在平原上惹怒平原的宠儿?

“报告!”两名沿河岸侦察的骑兵加鞭返回,指着白河方向说道:“团统领,敌人仍然沿河方向跑了。在大约2000米远处,有一排停留的脚印,初步估计是发动攻击时留下的。”

来了!

第三团团统精神一振,即将揭开面纱的敌人让他很有期待。

看看谁敢在平原上敢惹平原骑兵军吧?第三团团统一拍战马,抢先越过侦察的士兵,来到2000米外据报是发动攻击的地方。不过第三团团统看了一阵,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都过来看看!”第三团团统指着大约50多人的脚印说:“有谁认为在这里可以攻击刚才孩子们倒下的地方?还有谁认为自己有这小小的脚印?”第三团团统跳下战马,把自己的脚踩在其中一个脚印旁边,只见小小的脚印只有第三团团统的一半。而且团统把脚从地上抬起之时,在他所穿的军用皮靴留下的印子对比下,可以明显看得出留下小脚印的人穿的是草鞋。

“有谁见过穿草鞋的、小孩子大小的、会远距离放出让人不可抵挡的烈火的——士兵?”第三团团统领目光狠狠地落在两个侦察兵身上,“我认为,只有地狱火焰中爬出来的魔鬼,才有可能是那种士兵!所以孩子们,敌人在玩弄我们。让我们追上去,把他们打得七雾八落吧!平原无敌!”

千来人齐声吼叫“平原无敌”后,密擂鼓般的马蹄声响起,第三骑兵团士气高涨地出发了。

在几个心腹的包围下,第三团团统非常重视地低声问:“路上的脚印分析得怎么样?敌人大致有什么兵种?”

“敌人大约有1000多名,都提着一般重量的兵器,估计是轻步兵,兵种暂时还分辨不出来。有两名骑马的军官,还有大约100名左右儿童。”

第三团团统领眼睛一亮,压抑着兴奋说道:“带了100多名儿童的轻步兵?看来这次遇上肥羊了!”

不过他忘记了,他那50个被烧成焦炭的部下。

********

联邦的队伍在示警火箭升空时便加快了行军的步伐。在后面追赶路伍的喃妥梅洛斯看到24个飘浮在空中向前飞的风系魔法师,头已经发昏了。先前他还讽刺柏华说这些拥有诡异技能的童孩们是“还没长大的小不点”,不知道柏华是否把这个说法忘记了。喃妥已经暗下决心:无论花多大的代价,必须让柏华忘掉这事。

等喃妥梅洛斯渐渐追近前队,他才发觉自己不是真正意义的追上来,而是前方的队伍遇到了阻挡。喃妥梅洛斯远远看向胆敢阻挡正规军队的人,发现竟然是一群白河平原本地的农民,他们或拿着锄头,或拿着并不适合作战的大铡刀,他们天真地站在一处堆高的河堤之上,认为如果遇到突击就可以跳下白河游走。

当然跳河逃走仅仅是农夫的想法,喃妥梅洛斯敢断定,自己的队伍只要亮出脚弩,对面的农夫群不用10息时间便统统躺倒地上,即使有些人能跳下白河,脚弩巨大的射击能力也能把在河中游泳的农民射个对穿。不过领队的铁翅恶魔柏华却没有当机立断地把农夫们射杀,而是亲自骑马上前与农夫的代表交涉,而联邦的精锐士兵却站立原地等待。

让军人在农夫的锄头前止步不前,让一名军官上前与农夫谈判,柏华他在干什么?他是否知道身后有帝国骑兵在追击?

急恼攻心的喃妥梅洛斯自己忘记了刚才要讨好柏华的念头,拍马向谈判所在冲上去,奔到正在与农夫交涉的柏华侧面便大声喝道:“柏华兄,为何不立即领队前进?!你要知道,在我们后面有大批的帝国骑兵!我敢断言,不用10分钟帝国骑兵就能探清情况并且追击上来了!”

喃妥梅洛斯所骑的高大战马把作为代表的3个农夫吓得抱成一团,他们虽然战战兢兢地打量着喃妥梅洛斯,但仍然鼓起勇气说:“后来的这个大人,这位军官说了,只要我们和他谈谈周围的地形,你们的军队和后面的军队都不会继续沿着河边走的。我们按约定做了,请你们也按照约定,别走进河边的麦地,否则我们虽然只有一把力气也要和你们拼了。”

喃妥梅洛斯把头往天甩去,哼了一声说:“贱民,别用武力来吓唬我。否则本公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柏华把马头一拉,往河边走去,同时转头对喃妥梅洛斯说:“喃朵,别吓大叔他们来。下令让部队过来。”

喃妥梅洛斯愤愤地瞪了一眼3个农夫代表,把3人吓得在原地抖鸡后,大声喝来部下,让所有人都跟上往白河边缘去的柏华。

等喃妥梅洛斯赶上来,柏华指着前方的白河中央,那里有一个河流冲积而成的小岛。

“前面那个岛叫千鸟岛,是白河上的一颗明珠,上面盖了很多丽白河城里巨商大官的别墅,而且只有防卫一般小盗贼的兵力。那里是附近一带岸与岸之间最窄的地方了,我们只要先到达千鸟岛,然后再渡过河的北方,就能把帝国的骑兵甩掉,他们的马匹是不可能渡过河的。”

喃妥梅洛斯也看到了前面的小河岛,不过他看了看仍然滚滚前流的白河,只觉得一阵气苦,于是吼道:“我当然知道帝国骑兵不可能带马渡河,可是我们不带马也渡不了河。罢了罢了,让我们带兵把可恶的农夫杀个精光,拉上一个帝国人垫背!”

“给我站住!”柏华冷冷地转过头,狠狠地瞪了喃妥梅洛斯一眼说:“就算我们杀光农夫继续往前跑,2条腿脚始终会被4条腿追上的。你别忘了平原的骑兵可以在马背上生活的,到时候他们不急于进攻,又不放过我们,单单吊在身后玩偷袭的把戏都足够让我们全军覆没。平原的骑兵,最擅长的就是猫抓老鼠的把戏,只要你的速度不如他们,在平原上你就别想能在他们弓箭之下存活。”

喃妥梅洛斯被柏华一阵喝骂,本来昏昏沌沌的脑袋清晰了起来,又看到影子卫和回旋武士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有些许责怪的意味,知道自己在刚刚确实失态了。正想要与柏华说些软话,把新帐旧帐一笔勾消,不料柏华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而是挥手召来阿妮和26个冰系魔法师。

“师傅!”阿妮虽然统领2系的魔法师,但是却穿着白家兄弟的神力铠甲,“我们冰系魔法师精神力一点没有浪费,就等师傅你一声令下。”

“不用了。”柏华把法杖举起,对准河水蓄势准备后,说:“这次让我来结条冰桥,你们冰系的魔法师如果看见我施法后有什么心得,马上提出来,尽快把冰桥冻出来。敌人应该很快赶过来了!”

等柏华说完,站在他身后的阿范示意白蘑来到身边,对他说:“白蘑,你的神力铠甲兵奔跑速度比马匹快还是慢?”

“启动背部喷射辅助,再加上腿部开动神力帮助奔跑的话,应该比马匹快。”

“那好,白蘑你带上25名神力铠甲兵返回后方袭击帝国追兵,尽量远远吊着,别正面冲突。等我们渡河差不多了,我会让火系魔法师向天空发射火球,那时你们便全力赶回来汇合。”

白蘑并脚敬了个军礼,转身便走了。

阿范和白蘑的一举一动都让示好失败的喃妥梅洛斯看在眼里,虽然对阿范派出20多个童孩去送死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但充分吃透“恶魔的羽翅也是恶魔”这句真理的喃妥梅洛斯没有丝毫阻止白蘑行动的打算,反而叫上两名精明的部下,叫他们远远观看26个童孩会作出怎样的行动。

等喃妥梅洛斯再把精力转回柏华身上时,柏华已经开始他所谓的“结冰桥”大举了。

只见柏华杖顶仍像当日大战小人猴时一样,弹射出3个冰雾球,打在河水中荡了几下,水中便浮起3块方圆1米多的冰球,顺着河水漂走了。

柏华和上千人都目送几大块冰球随河水漂走,却无可奈何。不过上千人,始终有人能灵光一闪,有个水系魔法师大声叫道:“师傅,你连续发射冰雾球,在水中的冰球没漂远时把它冻到岸边,就可以一直冰到对岸去了。”

小小的水系魔法师一句话点醒了所有的人,大家的目光都充满了希望。

柏华不顾形象地捋高已经漆黑色的白袍,平举起法杖,快速弹射出3发冰雾弹,然后不待冰球从河水中浮起,又有3颗冰雾弹打在河水中,只见从岸边开始,一道冰球桥缓缓从南岸向河中央的千鸟岛延伸。看到冰球桥从岸边开始,延伸了1米,再延伸到10米,联邦的军人不禁齐声欢呼起来。

只不过魔法军团的成员没有加入欢呼,他们瞪大眼睛看着柏华手上不断弹射出的冰雾球。这些冰雾球一次弹出3发,而且从开始到现在几乎无穷无尽的,1天只能弹射10次左右的魔法师们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柏华师傅是多么的强大。

“柏华兄果然还像战场上一样厉害。”喃妥梅洛斯坐在马背上,看着冰雾弹造出来的冰桥不断延伸,心情不禁好了起来。

不过大家都兴高采烈并不代表柏华的情况很好,相反,随着冰桥延伸,河水的冲刷力越来越大,整座冰桥已经斜架在河面之上,如果不是柏华不时在自己面前的岸边加固几发冰雾弹,冰桥早就被河水冲走了。

看眼冰桥功成垂败,一个回旋武士大声喊道:“柏华大人,让我们10个过去把那边的桥头固定,就可以过人了!”

柏华满头大汗地加固南岸的桥头,已经无法把北面的桥头冻结在岸边了。听到回旋武士要求到北岸拉正桥头,柏华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了。

只见10道人影飞快地在冰桥上掠行,原来浮在水上的冰桥仅仅向下震动几下,10个回旋武士便到了河中央。联邦士兵不禁激动万分,分们高举手中的兵器,大声叫喊:“风威!风威!”原来回旋武士以拜风神而着名。

10个回旋武士顺着斜架河面上的冰桥跃上千鸟岛,然后10人推着冰桥逆水而行,堪堪把冰桥搭在北岸上。

“兄弟们,跑过来,我们顶着!”10个回旋武士向着南岸大叫。

喃妥梅洛斯见到生存希望,不禁一阵激动,不过他仍然很有风度地下令渡河:“每十人为一组过桥。先让魔法师小弟弟们先过!”

千人队伍开始在柏华忙碌地补冰雾弹和10个回旋武士的手抵下开始渡桥。因为冰原本的浮力,再加上柏华不断为冰桥加料,现在10人渡桥已经不成问题。当第一组10个冰系魔法师渡河后,在北岸施放了几次冰射线,把原本回旋武士手抵的桥墩冻实后,冰桥已经基本定形。

随着26名水系魔法师全部抵达小岛,100多道冰射线的加固下,冰桥已经彻底稳固,联邦士兵开始不间断渡河。不过现在河水温度颇高,冰桥每时每刻都在消融,拥有最多魔法力的柏华只得不间断地为冰桥补冻,以确保联邦士兵渡河的安全。不过渡河的成功已经成了定论了。

在渡河过程中,喃妥梅洛斯派去“看热闹”的两个精明部下回来了。他们脸色苍白,径直回到喃妥梅洛斯身边说:“喃朵大人,帝国骑兵来得好快,不过刚才被那群小孩子边挑衅边射杀,现在被牵着鼻子到处飞奔了。只有200多人仍然往我们的方向赶过来了。”

喃妥梅洛斯一阵疑惑之后又大吃一惊:帝国的骑兵被26个小孩子牵着走?他们到底损失了多少人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而正在赶过来的200骑又要如何对付?柏华的魔法军团在喃妥梅洛斯的照顾下,可是全部到达了千鸟岛的。

瞄了瞄为了补冰桥而满头大汗的柏华,喃妥梅洛斯又低声对两个精明的部下说:“你们赶快过冰桥。过了冰桥之后,马上去找柏华的一名男徒弟,对他说有200骑正向我们的位置过来,叫他准备魔法攻击。”

“可是喃朵大人,那帮童孩能不能隔了整整一道河,再向远处攻击啊?这种请求有点……”

喃妥梅洛斯哼了一声说:“有点强人所难是不是?你这个笨蛋,看了那26个铁甲小孩就能把一个骑兵团牵走还不开窍,眼前这帮小孩子能叫小孩吗?叫他们魔鬼,他们是披着童孩身体的魔鬼,懂吗?咱家的小弟弟们,我们在他们眼里才是小童孩。”

“呃,我们明白了,喃朵大人。我们马上渡河,去完成任务!”

看着南岸逐渐减少的人员,又看着两个精明心腹渡河去了,喃妥梅洛斯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堆满微笑站在柏华身边,看着人家挥洒热汗为冰桥补冻努力。

等最后一批人过了冰桥,柏华松了一口气之下见到喃妥梅洛斯正满脸微笑地站在身边,左右手各执着一面山地兵用的叶形长盾,整个蝴蝶男的扮相,于是说:“喃朵,你干嘛不过桥去?”

“我想看看烧猪的过程。”喃妥梅洛斯向西方指指,只见有骑兵的身影出现在平原之上。

柏华早已经停下为冰桥加冻,可是不间断地施法令他感到阵阵眩晕,他已经猜到大约是施法过度的后遗症了,对付200多骑,不知道是否还能做到。

可是,就在柏华担忧,喃妥梅洛斯兴高采烈时,千鸟岛上升起了一波33颗的火球,扑向正在狂奔而来的骑兵们。

来吧,用生命来看看你们的错误!喃妥梅洛斯偷笑着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