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静水深流 10

小说:江湖羽衣曲作者:大漠荒颜传奇更新时间:2018-12-15 16:36字数:351319

林羽兰又惊又气,盯着羽衣问道:“你、你,你我好歹做过一场名义上的主仆,你怎么能把人半夜里领来我房间,又是个出家的僧人,这要是传出去,我清白的名声可就毁了。”

而了缘一只迷迷糊糊的,被羽衣强行拉出来了,这会儿才看清是在一个姑娘的闺房里,红烛高烧,香味飘逸,一个妙龄女子站在光影下,正诧异地看着自己。

了缘不由得伸手摸一下自己的脑袋,往后缩着身子,寻找着门户要逃出去。

羽衣一把拉住他,另一只手拉住了林羽兰,说:“都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再走不迟。林姑娘,你看仔细了,这个人就是李燕山的后人。”

林羽兰听到李燕山三个字,顿时身子颤抖起来,目光灼灼,望着了缘看,但是眼泪已经一颗颗落了下来。

羽衣轻轻笑道:“你错了,你和你爹都错了。还有了缘,你师父也错了。”

羽衣说着,让了缘拿出一封信来递给林羽兰。

林羽兰展信看了一遍。

脸色变了,看着了缘:“这是真的?你爹爹十几年前就遇害了?”

了缘觉得诧异:“女施主,贫僧的先父确实十几年前就遇害了,我师父在信内写道清清楚楚,贫僧以前也不知道这些,直到师父圆寂后,贫僧看到这书信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林羽兰拿着书信,抬眼望着窗外的黑暗,不由得喃喃自问:“爹爹啊。这是真的吗?难道真的是您错怪了李叔叔吗?”

羽衣打断了她。说:“其实你们都错了。了缘的师父当年遇上李燕山一家遇害后的船只。查看了现场,以为是一伙盗匪无意中碰上李燕山的,被他的富庶打动,所以贪财起意杀了李燕山全家。但是,现在我发现事情的真相并不仅仅这么简单。而是另有隐情。”

这一回轮到了缘惊讶了:“另有隐情?什么隐情?”

羽衣缓缓道:“我仔细分析过。十几年前李燕山一家遇害,而十几年后的如今,林大鹏在姑苏隐居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让林大鹏遭到了暗害。再加上如今江湖上人人都盯着林家老宅不放,所以我怀疑,当年李山一家遇害,并不是江洋大盗偶然间见财起意,而是江湖人干的,而且是早就有预谋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李燕山这么讲义气,宁可全家葬送性命却不愿意说出好友的隐居之所。所以才遭了毒手,至于他们为何又留下了了缘的性命,我却想不通了。”

了缘呆呆仔细听着这番话,忽然双掌合十。缓缓道:“羽衣施主你在说什么?贫僧听不明白?”

林羽兰已经眼里落下泪来,一把拉住了了缘的手颤声说:“李家兄弟。你,就是我的李家兄弟?我爹爹当年常跟我说起你呢。

你不知道,我爹爹和你爹爹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爹爹为了躲避江湖人的纠缠,化身一个富户,隐居在姑苏城内。爹爹常跟我说起你爹爹,说李叔叔家也有一个孩子,比我小,爹爹一直等着李叔叔带着你来我家里做客呢,可惜你们一直没来。

后来我们竟然失去了李叔叔的消息。

直到今年,忽然大批江湖好手找上门来,逼我爹爹交出一本武功秘籍,我爹爹思来想去,自己这些年隐藏得很好,怎么会露了痕迹呢,而我们在姑苏的行迹,只有李叔叔知道。

我爹爹就认定是李叔叔向外泄露了我们的消息。

爹爹很恨李叔叔,骂自己瞎了眼,错误地结交了朋友。

然后我们的就离开林家老宅,去了洛阳。

至于去洛阳干什么,爹爹并不告诉我,直到他被人害死,在临终之前才跟我说了实话。

可是我们都没想到,李叔叔早在十几年前就遇害了呀,遗憾的是爹爹临死还在恨着李叔叔,说自己是李叔叔害死的。

爹爹啊,原来我们都错了,李叔叔他对得住你,而是我们对不住李叔叔一家啊。”

了缘听了这番话,怔怔望着林羽兰,慢慢地才把事情想清楚了,顿时心如刀绞,眼里泪落纷纷,却一句话不说,只是低声念着佛。他从小在师父的潜心教诲下,只是一心向佛,早就把报仇之类的打打杀杀的事情看得很淡,所以猛然闻听父母当年遇害的实情,有可能敌手还活在世上,但是他却没有报仇的心思,只是觉得心里无限地悲苦,觉得师父说得不错,苦海无边,人生在世,真是苦海无边啊。

这时候天山派的蒋玉姑一看这个情况,发现这三个人是站在一起的,自己要逼问秘籍的下落好像不容易了,心里想杀个措手不及,就悄悄拔出剑来,忽然一把拉过林羽兰,将剑架在脖子上,喊道:“别动,都别动!谁动我就杀了这姑娘!”

了缘退后一步,嘴里喃喃地念佛,他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看到那么明晃晃一把剑架在林羽兰洁白细瘦的脖子上,疼得林羽兰只咧嘴,他心里忽然不忍了,看准蒋玉姑的腰身,头一低,一个小和尚撞钟就冲了过去。

蒋玉姑没料到他会来这个,而且一副不顾性命的样子,抬起脚就是一下,直踢在了缘面门上,只听得“砰”一声响,了缘眼前一花,一头栽倒在地。

蒋玉姑不知道这个和尚是不会武功的,顿时有点歉疚。

羽衣望着蒋玉姑,看了好半天都不言语,她的目光冷冷的,只把蒋玉姑看得心里有点发毛了。

羽衣忽然笑起来,给林羽兰说:“林姑娘,秘籍在哪里,交给她吧,你又是不会武功的,留着它有什么用呢?人活在世上最要紧的只有性命。交出去你可以落个清静,再也不会有人前来麻烦你了,你何乐而不为呢?”她站在林羽兰前面。边说边弯腰去扶了缘。乘着弯下腰的机会向着林羽兰挤了挤眼。

这个角度低。所以蒋玉姑看不到羽衣的眼色。

林羽兰愣了一下,羽衣冲她笑笑,轻声说:“给她吧,给了她就会走,我们都能清净清净。”

林羽兰绝顶聪明,知道羽衣这话里含着别的意思,就佯装想了一想,忽然说:“好吧。秘籍给你,请你放开我。”

蒋玉姑冷笑一声:“放开你?先拿秘籍来吧。我见了秘籍再放人。”

林羽兰想了一想,才告诉羽衣:“麻烦你去旧房子拿吧,进门往前数,第七块青砖之下就是。”

羽衣拉一把了缘的手要走,蒋玉姑喊道:“我们一起去,我要亲眼看着才放心。”

几个人只能一起去。

蒋玉姑怕有什么变故,只是拿剑逼着林羽兰脖子,一寸也不敢离开,因为她知道羽衣武功不在自己之下。所以处处留心。

旧房子的门开了,羽衣打起灯火。羽衣在地上仔细看,果然是青砖铺地,羽衣从门口往里数,数到第七块,伸手去揭,并不牢固,慢慢地揭起来,里面却是一层浮土,什么都没有。

蒋玉姑变了脸色,吼道:“耍猴呐?姓林的你敢跟我耍心眼?你这花容月貌的,就不怕我划破了你的脸蛋?”说着剑尖果然在林羽兰脸上比划起来。

林羽兰吸一口气,疼得眼里闪过一层泪花,说:“从后往前数,揭了第三块。”

羽衣按照她授意,将浮土拂去,果然里面又是青砖。从后往前数,第三块,她伸手揭开。又是一层浮土。

“再往下,向右。”林羽兰说。

羽衣接着往下挖,最后手伸进去,摸索一阵,手里拿出来一个油布包袱。

蒋玉姑眼睛都直了。

羽衣缓缓解开油布。

竟然包得很严实,足足包了三层,羽衣一层一层解开了,露出一个黑色的本子来。

纯黑色封面上一行红色大字赫然入目:《林氏点穴秘籍》。

蒋玉姑眼前一亮,剑刃逼着林羽兰,一步一步走过来,伸手去接秘籍。

羽衣将秘籍递过去,就在蒋玉姑接过去的一刹那间,忽然一阵疾风刮了过来,扑哧一声烛火灭了,众人眼前一黑,羽衣只觉得手里一空,秘籍不见了。

一个人影一晃,扑出门口不见了。

羽衣哪里能放他走,一口气提起来,慌忙追出门去。

但是外面静悄悄的,只有梧桐树的影子在静静悄立,再看四处,哪里还有人影。

羽衣觉得诧异,难道世上还有人武功这么厉害?简直是来无踪去无影

难道是蒋玉姑?

她赶忙返回屋子,了缘已经重新点起烛火。

烛光映照,林羽兰呆呆站着,而蒋玉姑却伸出双手在眼前乱晃,喊道:“秘籍呢?我的秘籍呢?我的秘籍哪儿去了?”

羽衣傻眼了,秘籍不在蒋玉姑手里?那么去了哪里?

竟然有人当着羽衣等人的面拿走了秘籍。

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件事确实在她们眼皮底下发生了。

蒋玉姑看看羽衣,再看看林羽兰,看看自己的空荡荡的双手,顿时明白是有人从她手里拿去了秘籍。她哪里还敢再来找林羽兰的麻烦呢?而羽衣此刻正冷冷地看着她,她心里一紧,忽然收起剑,转身就走,几个箭步,身子一个消失在曙色微露的夜空里。

羽衣抓住林羽兰的手,林羽兰手心里被汗水湿透了,可能想起刚才的危险情形不由得后怕了,身子颤抖着,软软地靠在羽衣身上,说:“带我走吧,我不想在这里呆了,一天都不想了。”

羽衣扶住她肩,柔声说道:“不要怕,我这就带你去安全的地方,这林家老宅已经没有你什么亲人了,所以还是离开好一些。”

林羽兰点点头,看一眼了缘,了缘也望着她微微地笑,好像在鼓励她这么做,林羽兰顿时觉得心里暖烘烘的,一手拉住羽衣,另一只手伸出来,却是向着了缘。

了缘愣了一下,随即轻轻念了一声佛。

羽衣笑着将林羽兰那只手拉回来放在自己手心里,笑道:“小羽呢,也要把她带上吧?”

林羽兰笑了:“这些年在一起朝夕相处,我早就把她当亲妹妹了,除了去死,不管去别的什么地方,我都不会丢下她的。”

说完,三个人走出这所被无数人翻遍的旧屋子。

姑苏城中最后一遍更鼓敲过之后,四个年轻的身影走出林家老宅,借着追后一抹曙色的掩映,几个人向着远处走去。

至于去哪儿,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