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抱抱一加一

小说:甜田农妇很可餐作者:涩涩小姐更新时间:2019-01-22 11:04字数:640063

“相公,少施甘泊前脚刚往明州去了,你们后脚就窜进来了,时间竟然掐的这般紧凑,这宫中怕是布了不少眼线吧,”安乐问道。

君城抽了一下马鞭,下巴摩擦着她的脸颊,安乐感觉到了微微的刺疼,怕是这些日子都没功夫剃胡须了,君城的下巴上布上了些许的胡渣。

若是从前,安乐定是要立马推开他,囔囔着难受死了,但是现在,这样的亲昵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安乐将身子往后窝了窝,挨得君城更近了。

却听君城闷哼一声,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乐儿,憋久了的男人禁不起你这般····”

话还没说完,安乐便已经一个胳膊肘捅了过去,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才将将消停了会儿便又开始耍流氓。

君城笑了一声,这才扯到正题上去:“我这次的确动用了不少的眼线,但是少施甘泊疑心重,为人狡猾,若是在他眼皮子的地下行事,十有会穿帮,所以一直按兵不动,直到今日才将我突围的消息传到了少施甘泊的耳中。”

安乐诧异的回头:“这么说来你早就突围了?”

君城点了点头:“三日前,可是为了争取赶过来的时间,将这消息彻底压死了,这次回来给少施甘泊报信的人,一家老小的命都捏在我手里,他只有乖乖听话,我刚好赶到宫中,做好了一切的布局,这才将我突围成功的消息传给了少施甘泊,以他的脾气,定是会大发雷霆,同时急速赶往明州,这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江山,他定是重视的。”

安乐笑了:“你这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君城知道她说的是少施甘泊之前也有拿捏住了元贞王府的某个暗卫,来骗安乐赶往明州的事情。

君城皱了眉:“你还知道说这个?这么轻信别人,可不是你的性子。”

安乐撇了撇嘴:“我若不是担心你,怎么会中了他的计?那几日本就心神不宁的,总觉得不安,那时候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我都差点要崩溃了。”

君城这才道:“担心则乱,罢了罢了,终究还是我的错。”说着,便将下巴往安乐的脖颈处窝了窝:“还好你没事,还好你还在。”

安乐笑了笑,突然想起来那被当做替身的文嫱,便问了一句:“三日的时间,你怎么能从厩那边的钟铃寺将文嫱给接出来的?”

“人是离洛送来的,得知你出事后,离洛便命人绑了钟铃寺的文嫱往靖国赶,准备来个狸猫换太子,刚好走到了明州的时候,我已突围出来,正好与我回合,谋划一番,便决定用此计谋。”

安乐咯的笑道:“指不定这次文嫱恰能得了少施甘泊的心意,或者他跟常子清一样变态,索性将这文嫱当做替身了,到时候那丫头岂不是因祸得福?没准儿皇后之位都会落入她的手中。”

君城又抽了马屁股一鞭,马儿狂奔起来:“我们过咱们自己的小日子,管他们做什么,豆包在家里等着你呢,咱们还是速速回去吧,今儿赶到明州休息一夜,明日开始就可以坐马车了,到了明州,咱们就彻底安全了。”

安乐点了点头,任由马儿飞驰而去。

一路颠簸,总算是到了明州,两人休息了一日,又往厩赶回去,安乐心里着急,当时一急之下冲出了元贞王府,豆包不知道吓成啥样了,心里暗暗指责自己真的不是个好母亲。

“香车宝马,美人在怀,原来是这个个情调,还真是挺让人迷恋的,”君城摸了摸怀里的安乐的脸蛋,笑道。

安乐嗔了他一眼:“在哪儿学的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

“军中将士把酒言欢的时候常常会说起这个,都说人生中最美好之事也不过如此,想来我还真是很有福气的。”

安乐笑了起来:“这三个月你不在我身边,豆包在我身边睡觉都睡习惯了,自然不会轻易的将地方让给你。”

君城皱了皱眉:“那臭小子敢不让,我就将他扔出去。”

“是么?他这些日子可长进不少,贼心思多着呢,三岁的一个孝儿,咋就那么能闹腾呢?”

君城哼哼一声:“再能闹腾能闹的过他老子?”随即又道:“不过说来也是,这孩子到底是像谁啊?我小时候可乖了。”

君城说着,便将目光移到了安乐的身上,安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呢?从生物学上来说,这种现象有可能就是基因突变!爹娘都不像!”

君城强忍着笑意,应和着:“是是是,反正一定不是遗传的你的性子。”

安乐总觉得自己还是被坑了,心里愤愤的,又往君城的怀里窝了窝,闭着眼睛睡觉。

元贞王府,早有侍卫前来告了平安,说是世子和世子妃已经成功脱险,在回来的路上了,老王爷悬起的一颗心这才将将落下,豆包紧张了这么多日,但心里却一直坚信爹爹一定会将娘亲平安的带回来的,今日听到了这消息,也总算是舒了口气,总算是能够愉快的玩耍了,但是因为对爹爹娘亲的想念却总让他数着日子盼着安乐君城回来。

豆包坐在一个半人高的板凳上,这是安乐专门让人给他打造的一个座椅,比寻常的椅子要高一大截,就是为了让他吃饭能够到桌子。

但是豆包却常常拿它来增加自己的高度,比如此时。

胖墩儿站在豆包面前,平视着这个高坐于椅子上的小屁孩儿,心里一阵无语。

豆包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胖墩儿的灯笼眼,双手支着小脑袋,脸上有些落寞:“胖墩儿,爹爹娘亲怎么还不回来。虽然得知了他们平安的消息,但是我还是不放心。”

胖墩儿凑上前去,轻轻舔了舔豆包的脸颊,安慰着他别太担心,虽然胖墩儿是个公老虎,但是心中也是有不少的母性光辉的,看着这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娃娃这般难过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心疼。

豆包哀思了一会儿,又道:“不过胖胖,你看我的眼睛,是不是变小了呀?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脸又变大了呢?娘亲常常拿你做反例,告诫我千万不要吃太多,以后胖成你这样就找不到媳妇儿了,唉,你怎么就是找不到媳妇呢?看来脸太大果然是致命伤呢!”

一番话听在胖墩儿的耳朵里,已经是气的七窍生烟了,虎可杀!不可忍!嗷嗷的对着豆包吼了两嗓子:“这特么的叫强壮!”

一旁的丫鬟小厮们吓的一个哆嗦,豆包却咯的笑了起来,两者胖胖的小手揉着胖墩儿的大脸:“娘亲说胖胖生气的样子最可爱了,人家好喜欢哦。”

某虎口吐白沫,倒地而死。

它觉得,这辈子最大的悲剧就是遇到了安乐,第二大的悲剧,就是没能在这小屁孩子出生之前离家出走,自己以后短寿肯定是被这一家子给气的!

豆包正乐着呢,便听到外面的丫鬟跑着来报信:“世子和世子妃回来了!”

豆包听罢,立马从高凳上蹦踧下来,嘴里一边问着:“怎么现在才来通知我?城门口没人守着吗?应该一进城就有消息了,偏偏到了家门口了才来报信!”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责怪之意,他还准备亲自到城门口接爹爹娘亲呢!

小丫鬟连忙道:“是世子世子妃扣下了人,可能也不想让您这般劳累的跑去迎接。”

豆包也顾不上许多了,迈开小短腿往外跑,胖墩儿看了一眼豆包的这速度,心里叹了口气,飞驰而出,顺路用牙齿咬住豆包的衣领,一把甩到了后背上,嗖的一下就窜出去了。

安乐和君城将将进门呢,老王爷都还没赶出来,因为安乐想着若是让他们提前知道他们回来的时间,肯定会在门口或者城门口等着,老王爷身子本就不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豆包她也不怎么放心,便索性瞒住了他们,直接回来了。

谁知两人将将一进府,便看到一大一小,一上一下,一大胖一小胖,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安乐,安乐从前虽适应了胖墩儿这般强烈的爱的抱抱,但是这一加一的高难度动作,她还真是没尝试过,一时间竟然目瞪口呆。

“娘亲!”

“嗷嗷!”

两人只顾着心里的兴奋,似乎就忽略了安乐的感受,只顾着加速加速再加速。

安乐咽了咽口水,心里想着是一脚将他们踹出去呢,还是两脚将他们踹出去呢?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君城挡在了安乐的身前,一手拧着豆包的衣领,一手按着胖墩儿的大脸,总算将这两货给制住了。

“一个一个来,不许胡闹,”君城道。

豆包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嗖的一声窜进了安乐的怀里:“娘亲,娘亲,我好想你。”

随即又蹿到了君城的怀里:“爹爹,爹爹,我好想你。”

胖墩儿也学着豆包,准备往安乐的怀里窜,却发现自己身子太大,安乐抱不住,心里不免有些沮丧,安乐蹲下身来,抱着胖墩儿的大脸:“摸摸,人家也很想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